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我爱大西北(走进西部)——刘白羽  

2010-01-17 00:22:48|  分类: 我家在敦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种感情深深牵记在辽阔无边荒漠大野的大西北。

一想到大西北,就为一种雄伟而浩瀚的气魄所震慑,我的爱心就一阵阵颤动,好像随着无限高,无限远,无限美的只有大西北才有的那样静,那样亮,天特别湛蓝,太阳特别耀眼,蓝天上白云悠悠然而飘然回荡。

你,黄色的大漠,像海之波澜的起伏无边无际。

你,绿色的祁连山像绿洲的屏障,连绵无边。

我从高空处向下俯看,你逶曲宛转的黄河,细得像琴弦,向天空发出动听的音韵。

是的,谁说你荒凉?

谁说你寂寞?

你不是分散的而是完整的整体,是一个浑然的大西北,这里的每一点生命激昂呼啸孕育喷发出古老而又年青的中华民族魂魄。但不论怎样说,金子埋藏在深深的地下,银子埋藏在深深的山中,大西北呀!我乘长风,御飞云,那时,我说,我亲爱的大西北呀,我愿这里的太阳永远不落,希望这里的月亮永远不要上升,大西北的光芒照射全世界,她吸引全世界,全世界人的羡慕的眼光如同无数电炬投向这富饶而闪光的地方。

大漠浩瀚

骄阳把沙漠晒得火热,我骑马向榆林前行,可是大沙漠金黄色如同苍茫大海,无边无际,壮美辉煌,马蹄一步一步陷在沙中,然后又拔出来,这时我向远方看去,金黄色的沙粒形成大片闪闪烁烁发光的火的原野,这金色的沙漠有一种刚强的美,我身上流着汗水,马身上流着汗水,可是一刹那间又风干了,可是我觉得中午的沙漠并没有吹风,只是凝固的黄色,这波浪一起一伏有如波澜,远去,远去。这金黄色的地,你到过大漠的人,你觉得大漠如同大海;你到过大海的人,你觉得大海如同大漠,汹涌浩瀚,波浪滔天。在这沙漠的炎热之中,你仰头一望整个天空罩着一个碧蓝的大宇宙,而且蓝极了,蓝极了,我感到这种蓝蓝得可爱,像蓝的宝石,这种蓝好像一下把骄横酣热的大沙漠变得也有点凉意,我原来骑在慵懒的马上,忽然觉得全身有一阵清爽宜人。原来,天地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幻了,炎午已经变成黄昏,然后黄昏又把闪光的沙漠的黄色变成黯淡的朦胧的大漠,然后又渐渐变成黑夜。我们好容易找到一处窄窄的深峡有两处人家,我们求住,一睡下,听了一夜潇潇声,早晨起来一看,原来山崖边上不停地流着细细流沙。

有一回,我乘飞机越过冰峰雪岭,嵯峨如海的天山,同行人告诉我:“这下面出盐,有盐河,盐湖,盐山,第一个国庆节,新疆人从这里发掘出一块一百多斤的盐岩,它像水晶一样透明。”人们把这喜讯传遍全国。

飞过像黑铁大地一样的塔里木大戈壁,在强烈阳光的反射下,万里无边,浑雄壮伟,再向前飞便是黄色的塔里木沙漠了。从飞机上仰首一望,像一道闪光震颤我的心灵,我看见的是何等雄伟,浩瀚,瑰丽,神奇,这浓雾浓密,莽莽苍苍,巍巍然横空出世的昆仓山,从高高的山上,有两道急流蜿蜒冲激而下,一条是白玉河,一条是黑玉河。何等富饶的大自然啊,河中有玉,月光明亮时,就能够看见玉石的闪光。说明到处是宝藏,但又都掩埋在荒凉之中。可是,塔里木大沙漠呀!你还在像一只睡眠着的雄狮,一旦醒来,一声巨吼,你会使整个世界震惊。

鸣沙惊天

你听到过沙漠的惊天动地的呼啸吗?

我想沙漠人是会常常听见的。

可是我在这里,说的是另外一种声音它如情人的悄语,如果说前者是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的高峰猛奏的引吭高歌,后者是肖邦的小提琴细雨如丝的琴弦的微吟。

有一次我到兰州,当时肖华正担任兰州军区政委,他执意劝我到敦煌去,并且给我派了一架专机。当时正好关山月、黎雄才也在兰州,正好借此机会,同机前往。陪同他们的正是我的老朋友省委宣传部长陈舜瑶。飞机只能到酒泉,后面那段遥远路程就得坐汽车了。清秋气爽,一进入大戈壁,热得还像满天满地烧着大火,漆黑的大戈壁一望无际,洋溢着雄伟的气势,火热逼得人喘不出气来,浑身都像枯木一样干燥。特别是极眼望到天边,很可能由于太阳折射的幻影,朦胧的地面上出现蜃楼幻影,仿佛有一座亮晃晃震颤的城市。我在急驶的汽车上,不时着眼寻觅着这些奇景,心里萌发出一种豪情,大戈壁吹起一点微风,我逡巡着天空,并没风迹,而是发亮浓烈的黑色有点稍稍冲淡,从高空中射下万道夕照,如同宇宙的闪光,各种颜色的阳光,红的、蓝的、紫的、白的,同时闪闪烁烁。你,你黑色的大戈壁呀!你如墨的漆黑,一种想法从我心中升起,我觉得你并不是铁板一块,而孕育着强大的生命。

到住处,疲劳已极,很早就入睡了,这真是一个神奇梦幻之夜,我在睡梦中总听到沙沙、沙沙的微妙轻悄的声音,迷迷糊糊之中,我总觉得下雨了,可是这声音如此之均匀,如此之细密,真是“细雨润无声”,在我梦中这西北高原飘渺夜空之中,极高极高的天穹之上,好像出现了无数袅娜的女神在飞来飞去,好像是由她们撒下了细细的又像雨粒、又像沙粒的唱着一天的轻歌,这是多么美妙,多么好的梦啊!

次晨,黎雄才、关山月约游,突然看见一座金黄倚天而立的高山,这山形势奇特,一条条山峰如同刀裁般壁立,给太阳一照,阴阳两面,黑白分明,有如利刃,其实倒是黄沙像流水而下,我们深一步浅一步爬上一座沙峰坐下。黎雄才告诉我这是鸣沙山,细细黄沙流下时,飒飒鸣响,入夜,可直达敦煌城内,有如丝弦鸣奏。我一下想到,难到我昨夜梦中的细雨,就是这鸣沙?

生命之海

从上海回来,一看桌上放着的报纸,头条新闻是塔里木出了石油,这大漠之海终于喷出生命的火焰。

八十岁那年,我想做一件什么事呢?

我经过考虑之后,决心到“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去。有人说你真是个冒险家。是的,一个人如若没有一点冒险精神,那有什么人生的价值呢!

秋日新疆,真是碧云如海,晴日清明,我在石油人创造的沙漠高速公路上奔驰一日,到油田已日暮黄昏,我跳下车来,极目一望,啊!这哪里是荒凉的大漠,而是一个火光闪闪的大城市,远近都有油井喷射着一束一束熊熊大火,何等光辉,何等壮美。在列车式的宿舍里睡了一夜,起来登到沙丘顶上,啊!真惊人啊!什么叫伟大,什么叫浑雄?塔里木能看到那样大沙漠闪着万里黄金,我先直奔最大的一座油井,大沙漠的生命之火呀,流出黑褐色油液,不,不是油液,是黄金。现在一个发展大西北的工程开始了,要从这里修一条管道把天然气送到上海,这是多么豪迈壮举的工程呀!我忽然想起,几十年前我骑马走过的榆林沙漠不已经把天然气送到我家的灶火眼喷吐着悠悠的蓝色火苗,多么可爱的大西北呀,你把你的精华,你把你的宝贵,都将开发出来了。是的,狮子醒了,大吼一声,声震天下。

我要达到的目的达到了,大漠之上,一片百十辆世界各国制造,奇形各异,三层楼高的沙漠车,环列成运输之城,气势逼人。上面人拉下面人托我先爬上一层,然后从中间,终于登到最高一层,开始向塔克拉玛干前进,这古代西方探险家称为“死亡之海”,沙漠里还埋藏有他们的白骨,这是多么奇形怪状崎岖蜿蜒的大沙山呀!没有一片坦地,一寸硬地,运输车只有在沙漠中斜斜歪歪,一前一后,艰难跋涉,分寸移动。但是我从高高车楼顶上望着沙岩、沙壁、沙山、水谷,到处浩浩黄沙,冷冷精魂,我发现了大西北的心灵,但是我终于为我人生最壮烈的一个时刻而值得自豪了。当我写到这里,我从报纸上发现一条奇闻:塔克拉玛干沙漠发现“凝结水”,科学,科学从干旱沙漠之中找到了水资源,这不是奇迹中的奇迹吗?

现在开发大西北的大军向西前进。看似没有生命之处即将闪出生命的辉煌。

我的可爱的大西北呀!

我的亲爱的大西北呀!

我怎能忘记延安那清凉而又浩瀚的河流呀!

我怎能忘记延安那碧草如茵、野花丛丛的深谷呀!鲜红的山丹丹,绯紫的波斯菊,河滩上土蓝色的马蓝花,金黄的枣花,似雪的梨花。

金黄色的山,金黄色的沙漠不就是大画家最动人的画色,都是最美的色彩吗?

我爱大西北!我爱大西北!    

 《人民日报》 (2000年05月20日第八版)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