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敦煌莫高窟&花落知多少——高尔泰  

2010-01-17 01:15:01|  分类: 我家在敦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尔泰,1935年10月15日生,江苏高淳人,画家、美学家、教授。1957年因发表《论美》被划为右派,开除劳教。1962年起,先后在敦煌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兰州大学、四川师范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工作。因所著《美是自由的象征》一书曾被国家科委授予“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称号。于1993年去美国。

敦煌莫高窟

要到莫高窟,先到敦煌城据说现在的敦煌,已成了国际旅游城市高楼林立,夜市通宵达旦还筑了飞机场,客运繁忙可三十五年前的那时,只有横七竖八一簇簇灰黄色的土屋一般是平房,顶多两层楼街上坑坑洼洼,行人稀少,满地畜粪,车过处黄尘滚滚一丁点儿也看不出,它曾经是古代欧亚大陆桥----丝绸之路上总绾中西交通的重镇想当年异国商贾云集,周边羌胡来归,毡庐千帐,土屋万家,鸣驼骄马,绿酒红裙,繁华真如一梦  。

  城外沙漠中,残留着一些陈迹西面有汉代的阳关遗墟,和沙州故城遗墟;北面有汉代的玉门关遗墟;南面沿着疏勒河,有一条高低断续的土墩,是长城烽燧的残余;东面平沙中发现了一些木简农具钱币和箭镞,折戟沉沙铁未消,说明它曾是东汉以来戍边士卒的屯田举世闻名的莫高窟,就在东南面鸣沙山和三危山之间峡谷里的悬岩上 。

  可以想象,万里流沙中这些壁立千仞的悬岩,是洪荒时代雷鸣般的浊流冲刷出来的但是为什么,那亘古不息摇天撼地的寥寥长风,那水一般流动着的填平一切的沉重黄沙,到这个悬岩边上就停止了,宁肯在一旁聚成消长无凭的高高沙山,也不肯进入这小小的峡谷? 

  峡谷从南到北,狭长一千六百多公尺有一股地下水从南端冒出来,到北端又没入地下中间无数百年老树,拔地参天,郁郁森森,掩映着几座古寺岩壁上高低参差保存着十六国北魏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等十个朝代的洞窟四百九十多个壁画总面积四万五千多平方公尺, 彩塑两千四百多身,还有经卷写本数万,唐宋窟檐若干据说这些,都只是残留下来的部分,其盛时有窟千余具体如何,已无可考不论如何,它不可能是一个人或一个王朝的作品只有无数人千余年间代代相继层层累进,才有造成这样的宏构巨制的可能 。

  如果没有佛教的东来,没有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马其顿东征带来的希腊文化随着丝绸之路上的商队,在这里和月支乌孙匈奴人留下的本土文化,以及汉廷的西征健儿移徙流民,被贬黜的官吏和迁谪文人带过来的中原华夏文化交汇融合,而产生出一种野性的活力,激活了人们创造的潜能,并为之提供了宣泄的渠道,则这种可能性也不会向现实性推移。 

  所以莫高窟艺术,如果说它是一件集壁画建筑与雕塑于一体的综合艺术品的话,那么应该说,历史和自然都参与了它的创造那荒野神奇而又深藏若虚的自然景观,不是更增添了它撼人心魄的艺术魅力吗?那些壁画积淀着岁月递嬗的痕印,或深或浅都成了黄调子加上部分变色褪色,斑驳剥落,隐显之间,倒反而更加丰富,更加奇幻其沉郁浑厚处,光怪陆离处,更是出乎意表,非人力所能及正如当初锃亮闪光俗不可耐的祭器,后来变成了绿锈斑驳古朴凝重的青铜文物大自然的破坏力量,在这里变成了创造的力量鬼斧神工,此之谓乎?   被那斑斓万翠的洪流带着,在千壁画林中徘徊而又徘徊, 我有一种梦幻之感想到历史无序,多种机缘的偶然遇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为创造这些作品提供的保证多么难得;想到岁月无情,它历经千百年风沙兵燹保存至今更不容易;想到世事无常,我家破人亡死地生还犹能来此与之相对尤其幸运,心中就不由得充满着一种深深的感激之情。

 花落知多少

说起斯坦因伯希和华尔纳等人对于敦煌文物的"帝国主义劫掠",人们都痛心疾首义愤填膺一些劫掠的遗痕,至今被小心地保存着,作为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直观教材如果我们撇开这些什么什么主义,全面地衡量一下损失,心情就会宽缓许多。 

敦煌艺术的昌盛,以唐为最唐以降,愈往后愈失掉昔年的高华与大气,一代不如一代宋代的壁画都比唐代的草率粗糙不但结构散,笔墨缺乏功力和韵律,而且公式化概念化,千人一面,走进去有种空落之感好在色彩清旷萧散,还算是有自己的风格元代除第三窟外,连风格都没了剥皮抽筋(密宗内容)都入画,很不好看清代几无壁画,少量彩塑皆鲜艳粗俗,更无美感可言纵观一千六百年敦煌艺术,唐代以后,确实是每况愈下文艺风格的递嬗,包含着某种历史的信息这个变化的曲线,值得研究。

一代不如一代这样的事,并不稀奇中世纪欧洲艺术,落后于古希腊罗马时代;苏联文学的水平,远低于十九世纪的俄罗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且不问什么原因,起码敦煌艺术的式微,不是什么特殊的现象奇怪的是,这样曲线运行的轨迹,会与内地(从中原到江左)的大致符合例如魏窟粗犷略似建安风骨;唐窟华严正如盛唐之音;宋窟清空也像受了程朱理学的影响;元以降愈趋世俗化的倾向,也同内地曲子词小说家言的流行相呼应敦煌孤悬天末,政治经济各方面的发展,都比中原慢好几拍,为什么其艺术基调的变迁,却能与之同步?也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

一九六二年九月,文化部一行到莫高窟开专家会,策划石窟加固工程参观洞子时,议论清代塑像,都说丑陋难看,竟在会上议决,把它们全部砸毁,从洞子里清除出去我是跑腿的,没有发言权只能看着雇来的农民抬着一件件砸下的断肢残躯往牛车上抛掷,然后拉到戈壁滩上丢弃,一任它雨打风吹一年年变成泥土 。

一条历史的曲线,就这样地被切掉了尾巴这不算什么问题如果说,有些被劫掠的文物还可以在大英博物馆之类的地方,获得妥善保护和公开展览的话,那么在被劫掠以后的抢救过程中落入大小中国官员手里沿途散佚和被抢救者据为己有的大量文物,后来连影子都没有了即使那些抢救出来,终于收入国立北平图书馆的卷子,据陈垣敦煌劫余录记载, 有许多都是撕裂了拼凑的那缺失的精彩部分,早已经杳无踪迹。

平时的损失,是不引起注意的历年来此牧驼砍柴敬香赶庙会的人来来往往,拴驴饮马停车过夜磕磕碰碰,撞断塑像一根手指或一条臂膀,磨掉壁画上一支只眼睛或一个面孔之类的事,从来没人过问当然这些人都是无意,不算破坏就像走路踩死蚂蚁,不算谋杀但后果是一样的 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当地政府安置白俄逃亡者五百多人到莫高窟居住,每天提供食物,任他们在洞内支床安炉生火做饭 刻划涂抹,敲取唐宋窟檐唐宋栈道的木结构当柴烧把大批壁画,包括著名的二一七窟 法华经变和观无量经变大面积熏成乌黑许多塑像上的贴金被刮去,只留下密密麻麻一条条的刮痕后来(一九三九年)国民党马步芳军队驻扎在莫高窟,乱挖乱掘,损失更无法统计 。

 抗战时期,张大千到敦煌临摹壁画,在莫高窟住了两年七个月,作摹本二百七十多件 期间给洞窟编了号,也曾呼吁政府筑围墙,禁炊煮,和派人保管石窟摹本在重庆展出,引起轰动弘扬敦煌艺术,功不可没。但是张大千的临摹,是用透明薄纸在墙上直接拷贝,方法一如描红,不可能不对原作造成损伤尤其对于那些粉化起甲漫漶易剥落的壁画来说,损伤很可能是严重的由于内行人挑选的临摹对象,大都是壁画中的精彩部分,问题就更大了况且这不是张大千一个人的问题,许多画家许多美术院校的师生来实习,都这样六二年以来,所里的管理逐渐严格"文革"后,莫高窟成了旅游热点,研究所改称研究院,按照商业化旅游区的要求,重建了窟前环境,加强了洞窟管理卖门票开放参观,设专人带队讲解,基本上杜绝了上述种种情况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人潮带来的空气污染,环境改变造成的生态失衡,反而大大地加快了壁画酥碱起甲大面积脱落的速度,要纠正已经很难 。

  所有这一切无心之失,都是一种历史中的自然我们不妨听其自然要不,数十年来,整个中国无端损失了那么多人的生命,又在滚滚商潮中失落了那么多的人文精神,我们又当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4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