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千年敦煌--黄恩鹏  

2010-03-16 19:59:42|  分类: 我家在敦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敦煌
黄恩鹏

     岩壁上的岁月早已久远,女神的微笑回漾天边。望远岸,那游来游去的风雨,扬扬洒洒地弥漫,仿佛在瞩望历史长栏中的一缕缕缭绕的尘烟。
     敦煌,你的神秘,引我走向你的明天……
    古老而怆然的岁月,让固封的淳朴开放为久违的花香。敦煌啊,有什么能比你更璀璨?有什么能像你这样穿透岁月飞向遥远?苍茫而无语的天际之下,谁在叩问朗彻的空间?——那是怎样的一条道路,又是怎样的风云骤变所衍生的悲叹?
    一队队南来的大雁啊,翅膀不停地翻动,翻动千年的云烟,而何处能有它们安详的风和吉祥的星辰,朗照大地上多难的家园……
    我望见,这些天堂的精灵不知疲倦地飞翔,穿过盛唐的云层,袅袅而至我的眼前。
    古道上的瘦马兀自踏响一种蹄声,长天浩瀚大河上下流尽苦难。灵魂的钟声千古不绝,掠起的是枯藤,是阴郁的老鸦,是大漠无声的愁颜。平沙万里,何处断绝了人烟?嘉峪关啊祁连山,自此向西,蹒跚的途中,一行行沙漠驼铃以及阳关大道上那步履匆匆的使者,于残阳下如梦如幻。
    这样的时刻,谁能告诉我一个亘古不变的诺言?风霜侵淫的道路上谁在倾听凄凄惨惨的忧怨?
    这样的时刻,我欲生出一双蝉的翅膀羽化成仙,借天风之力奔向银河之岸。我的目光在寻找昨天葱郁的绿洲,我望见了一个古老的故事,我听见了一声声久违的呼唤,我触摸到了热泪涟涟的美丽的故土田园……
    我是你沧桑的河岸上哪一个忧郁的传说?
    我是你遥远的漠野上哪一缕转瞬即逝的尘烟?
    我是你哪一方泥土哪一根肋骨塑成的生死苦恋?
    莫高窟,你模糊的文字于斑驳的墙壁之上,抖颤着目光发出昏黄的微笑,诠释心灵的伤痕,沉重地大悲,沉重地大歌,成一句永恒不变的誓言。
    山在头顶河在身边,在身边流淌着赞美和诅咒。暮鼓晨钟啊,青灯黄卷,形影相随的狂沙遮不住你千年的苍颜。那土地深处的九泉,仍埋着我默默的祖先。千呼万唤啊,为什么你们不发出一声啸喊?
    辉煌的郡邑啊,曾威严地伫立起惊叹;金砖铺成的大路啊,曾恢弘地在世人眼里绵延。而今,为什么你只剩下这几处残垣?是什么使你这样疾速变迁,飘荡成丝线成一缕无家可归的青烟?萦绕我的脚步在荒芜的泥土上奔走一步三叹……
    敦煌啊敦煌!
    我的心在哽咽,我的思绪被你紧紧勒住欲行不前!我的脸上饱经你的风霜有口难言!我于山崖之前肃立遥望,听诵经的菩提一声声一遍遍,听一滴滴清泪于阳光下烁烁闪闪,揪心的疼痛啊,濡湿了我的思念。
我被你猛烈地灼痛了,地下的祖先!但我又有什么理由这样去责难?面对那飘坠的长风,面对那无需解释的容颜,只能双手合十,一路恭叩你的平安……
   千佛洞,佛在何方?在何方寻找安然的目光和善良的侣伴?生命坦荡如弦,如弦地奏响涅槃的情缘,没有红花相拥没有绿叶陪伴,有的只是被掠夺的残缺和无奈的悲怨,身首分离啊你是怎样的一个痛楚的梦幻!而今回首望一望漫漫的来路:佛啊,你浪迹在哪一个驿站?
    梦过千年醒在人间,太阳下面是永久不息的人寰。
    黄色之土黄色之水上的苍鹰啊,一年年不停地飞旋。芳草遍地沧海几度又是桑田,滔滔荡荡的黄河啊流向了无边的堤岸。堤岸上,谁在那里仰起脸,聆听血脉深处颤动的余响,还有巨浪一样翻卷悲喜的情感?
敦煌,你让我于茫然中望眼欲穿!
    风在衣袂之上雨意缠绵。缠绵中我们把自己丢失为沉重的泥土,抑或披在身上化为星辰化为图腾。永久的气息啊,让我怎样去把脚印俯拾给心的荒原?驼铃声声,摇响迷茫的雨季。孤苦无依的旅人,你们是否听见悲凉的阳关古调?是否听见如泣如诉的琵琶弹响的花明柳暗?
    我望见一群群灵魂的歌者,相执婆娑泪眼,走在遥迢的古道上。——告别了家园,那祁连山的雪是否还在不停地下?那玉门霜是否还凝结在你们的窗前?
    这时啊,我会走在你们生命的关隘之上,忘却过失忘却苦痛,只留下一声声恸彻肺腑的呼唤……
    飞天的长袖飘飘而舞。
    为什么你这红颜的天使却飞不出多难的人间?离开了土地你要向何处去?何处有妆扮灵魂的霓裳?土地啊土地,把所有的眷恋给你,把所有的期待给你,在我千次万次地问为什么之前,你是否还会那样的沉默不言?
手捧一把带有前世余温的泥土,我似乎听见那杂沓的脚步声。荒漠之上的月亮啊,该照临怎样一个幽幽的梦幻?
折戟沉沙,前朝的硝烟熄灭于哪一个春天?哪一个春天里你拥鲜艳的泥土,斗转星移矢志不变的相亲相恋?
这一方泥土啊,带着多少真实的情感!曾是一个朝圣的衣钵,永恒于我生存的空间;曾是一支苍凉的古调,每读一遍都热泪涟涟;曾是一部千次万次吟诵的诗篇,让心潮涌动硕大的波澜……
    泥土,我生生不息的泥土——
    堆起泥土是墓碑,铲平墓碑是田园!生为泥土死为泥土,泥土之上的我们生死不绝永生相伴……
那是谁遗下我于岸上,于消逝了的大川之上,去瞩望滚滚的狼烟?或者以怎样惊心动魄的往事,在发黄的史书里写下永久的箴言!
    被锈蚀了的文字,拥挤如蚁扑入我的眼帘,残破的历史啊,你能告诉我吗?一个衰败了的残梦和失散已久的家园,是怎样在揪心的掠夺中身首分离,让我难以拨响手中沉默的琴弦?
    敦煌!眼前只有这平沙万里,只有这残阳如血的苍天,抚我于生之河心去命中注定地奔赴……虔诚的佛啊,苦海无边,为什么你一代代不回首上岸?
    鸣沙山,鸣响千里之韵的鸣沙山啊,埋藏了多少个啸吟的灵魂!那纷扬的流沙是不是一双双流浪了千年的泪眼?为什么每一回走在你的面前,都会如此地缠绵缱绻。
    月牙泉,洗涤千古忧伤的泉,宛如宗教,皈依明净的祈盼,却唤不回那失落的红颜飘坠的思念……
    为什么啊,我早逝的君王,你这样默默地长眠?这一切又让我如何忧郁如何痴情!面壁而泣、面壁而泣啊,我该怎样将这千年难挨的沉默忘却,去觅回风沙里太阳的遥远。
    ——
敦煌,千年的敦煌!
    春宵苦短泪透阑干,云栈高处孤影黯然。古琶声声细雨点点,相思洲畔物移星换。漠风羌管淡月疏烟,花谢花开天上人间。
    没有了记忆是否就能长命百年?
    没有了情感是否就能羽化成仙?
    我的梦想望不尽你的泪眼,我的希冀掀不开你的经典,我的虔诚打不开你的锁链,我的信仰驱不散你的宿怨……
    敦煌啊敦煌,我能给你什么?
    望那耻辱的道士塔上几缕枯草,想象你痛楚的当年:一壶浊酒就能让你失去血的鲜艳,一队驮马就能将你永久地拆散远离家园。——呜咽的胡笳啊如何道尽黄沙的哭诉,如何了却今生我捶胸顿足的大憾!
    敦煌的晨光啊,此时高蹈着长天,为我打开胸中积郁了千年的雷电!敦煌,让我不再脆弱地去赞美你,让我不再无奈地沐浴那福音的茫然喟叹。
    在风暴的肆虐中,我会将卓然的智慧全部给你,我会将所有的祈愿全部给你。在不卑不亢中提升一种见证,为你仗剑狂行,为你锻打不朽的光焰,为你去重新认识尊严和勇敢,像森林中威仪的兽王,藐视一切荒蛮。
    在盛大的远游声中,我将为自己的荣耀展开神性的诗篇,我将为一面宏丽的大旌高扬如雷的回响,我将为你把一腔血液注进泥土,去听发芽的宣言胀破生命的苍天!
    蓝天,黄沙。黄沙,蓝天。
    崭新的时光啊交错激壮的情感。——我圣洁的菩萨和虔诚的佛啊,是你们在唤我从千年的大梦中醒来吗?是你们敲响铱钵引我从蛮荒抵临那葱茏的堤岸吗?
    敦煌啊敦煌!
    在今天,我会踏着那太阳泽泻的音韵,高吟大风狂奔!我会在四周坠满黄金的岩壁上,去为你开凿出一条趋往心灵的通道,让呼啸的东方古国勇往直前!让抵进的大澜再一次去冲刷一切阴霾,留下永恒的蔚蓝
!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