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转】书画印章杂谈  

2012-02-21 23:58:45|  分类: 语文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书画印章杂谈

  
       看到了大家的不少画作,欣赏之余,发现许多对印章不是很讲究,其实印章在国画中具有很重要的位置,好的印章及布局能够对画品起到添彩之美。我在网上收集了些关于印章方面的文章,稍作整理,提供给大家,希望能对大家有些帮助!
       【转】书画印章杂谈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一、当代书画家 用印不讲究
       对于中国书画,除了笔墨之外,印章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书画家用印有何意图,一位书画家一生当中到底用印章多少?就此问题,近日,四位业界人士进行了一次对话,结论是——当代许多书画家在用印方面非常不讲究。
       当代的很多书画家用印非常不讲究,尤其是画家用印。看20世纪的大书画家,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自刻自用;潘天寿有几方是自己刻的,大部分是请余任天刻;张大千用方介堪和陈巨来刻的……20世纪的绘画大师懂印,修养全面。画得好,字好,诗(文)好,印好,这才搭配。诗(文)、书、画、印有一项不够,那作品就不是完整的,或者说不是完美的,经典的绘画作品每一个角落都是耐品耐读耐人寻味的。还有一点,他们不但用印的艺术水平高,且所选印章与其画风协调一致。闲章的词句也高雅,打印的位置、朱白的搭配、印泥的颜色等等都考究,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反观当代画家,他们就无法和大师们相提并论了。
       【转】书画印章杂谈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二、画家用印大家说
       尹海龙:据说陆俨少先生的山水画上不会同时钤盖两个篆刻家的印章,用印也很讲究,如印的风格、形式、内容等等,我想这是书画家最基本的修养问题,无须篆刻家多说,否则有兜售印章的嫌疑。“诗书画印”四位一体那是从前的事了,如今文脉割裂、气场变市场,当代能做到精通两三样也就算大师了,看到“笔墨等于零”那位先生的签名吗?多像晒干了的蚯蚓,字都不会写了,还谈什么用印呢!
       李强:现在的画家对用印、落款不太讲究,一些品质不高的印章对画作精彩程度的损伤是很大的,另有的画家对如何使用印章也有些随意。石开先生曾聊起他的佳构被一些画家使用得面目全非而十分苦恼。我说石老师您在给画家刻印时附上一份详尽使用说明,才能使好印焕发光彩来。这虽是玩笑,可却是不容乐观的事实。
       陈大中:入流的书画家中,99%都不会用印。没办法,因为他们没有受过用印的教育。
       谢小毛:经常看到一些感觉还不错的书画作品,可一看题款或者用印就闹心,会立刻对作者有看法,甚至会偏激的认为他不会有大的成就,因为问题很简单:你不会刻,可以请有水平的篆刻家刻吗?不会用印,可以去请教吗?我就纳闷儿,难道这些人就不知道一件作品应当尽量完美吗?
       魏杰:不懂篆刻又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书画家印差印泥差用印也差,经常将印直接钤在底下是毡的书画上,结果是一塌糊涂,给以后的鉴定都带来不便。这点应好好向老一辈书画大师们学习,看看张大千、吴昌硕、陈师曾、胡佩衡、金城、陈半丁等的落款钤印是多么的干净利落,这也是修养啊!
       徐正廉:书画家的不会用印,不是当代的问题,前代就有之,比如刘海粟大师,很多作品中的印章就用得糟糕。其实也不应苛求,印章在书画作品中的补充或者说“点睛”作用。书画家的不会用印,我觉得大概有以下几种:
      (1)、钤盖的位置不当,不能作为画面的补充;(2)、印章的艺术质量太差,书画家自己不懂,他只要求内容合适。当然,书画家一般不承认不懂,大多是不懂但自以为懂;(3)、印章风格和他书写或绘画的风格不谐调,比如大写意作品上盖一方极工细的圆朱文印;(4)、钤盖多方印而风格不统一甚至南辕北辙、互相冲突;(5)、迷信名家。他只以为这方印是某某某刻的,似乎就能为作品增色了,而不考虑上述的第三第四点。(6)、使用不当。这是篆刻家很痛心的事。来楚生先生曾为赵冷月刻了多方印,都很精彩。赵先生为求“苍茫”效果,钤盖后都不擦干净,红腻沉积,渐渐地来先生那种用刀锋锐的线条感都没有了。
       张树:21世纪是快餐文化的世界,小小的印章也难免受其影响。20世纪的书画家,修养学识是完整的,讲究到了最顶端的境界,就连一般地方的书画家用印也特别讲究,号称“吉林三杰”之一的成多禄,我见过一叠书札不但字好,印章个个精彩,几十页稿纸用印章没有重复的还多出自高手所刻,其中就有吴昌硕等人。当代中最敬佩的是韩天衡先生,先生为书画家制印,是根据画家风格所制,这样书画印就能融为一体,像给陆俨少先生刻的几方姓名印与斋号印显示出大家的魅力。
       徐庆华:我有不同看法,其实中国画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在传统的文人画中,非常强调“书画印”的结合,现在有的画家继承了这样一种创作理念,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但也有一些画家表面地继承了这样一种形式,他们的作品表现出了不伦不类、画蛇添足的感觉。因此我以为一件中国画作品的好坏,题字多少或用印多少不是成败的关键,关键看这件作品最终的艺术效果。
       【转】书画印章杂谈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书画印章鉴别
       一幅好的书画,在艺术上主要从三个方面来鉴赏:一是画的本身,如风格、构图、笔墨、色彩。二是落款,如位置、字体、大小,与画本身的搭配一致性,具有一定的书法水平。三是印章,如风格、大小、流派、阴阳文印章的搭配、盖印的位置、文字的正确与书画的统一。
       一个全面的画家,应该有书画的理论,通晓书法、画法、篆刻,而且具有娴熟的技法。如张大千、傅抱石、齐白石、吴昌硕、赵之谦等。他们不仅精书画,而且自己也会治印。
       书画上的印章,主要分为三类:(1)、作者本人的印章。(2)、题跋人的印章。(3)、收藏、鉴赏人的印章。这些印章又分为三个方面:(1)、姓名、字号、斋馆、堂号印。(2)、闲文、吉语、警句印。(3)、收藏、鉴赏印。
       书画鉴赏要从作品的风格、笔墨、色彩、构图、章法、画法、印章、纸张、装裱、题跋等方面来进行,其中最主要的方面还是书画本身及书法、印章。
       印章作为鉴定书画的一个主要方面,是必须重视的,因为对于中国书画来说,大多都是有印的。如果一幅标明清中期作品上的印章与已知的确为真迹上的印章完全一致,其他方面又无疑问,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为真迹。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临摹复制的印章多少都会与原印有所不同,印章是极难仿制得与原印一模一样的。
       从印章上鉴别,会出现所见印章与真迹印章的一些差异。如印文的粗细,边框的宽窄、破损,印迹的清晰与模糊等。这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方印章初用和久用会有所不同,初用的印章,字迹会清楚一些,用久了,印章的清晰程度会发生变化。此外,印泥的好坏、浓淡、干湿等,也会使印章钤盖后产生变化。边框的宽窄与盖印时的用力和下垫物有关,有时会产生宽窄不同的变化。印迹的清晰程度又与使用印章的人的手法有一定关系,有人盖印用力大,有人用力小,有人稍加摇晃,此外,下垫物的质量与多少,天气的冷暖,久置不用的印泥与经常使用的印泥,这些都会使钤出的印章效果不同,有的人还在刚盖过印章的印迹上撒上一些白粉或色粉,以防止书画作品挤压时的沾污。经常擦拭或刷洗的印章,与不经常擦拭刷洗的印章盖出的印迹也有所不同。一幅名家的书画作品,其印章也应该具有一定的艺术水平。特别是文字上不能有错误,一个著名的书画家,是不可能经常出现写错字、用错字的现象的。
       鉴别印章还要看印泥的色泽,一幅古画印章的颜色,虽然可能是鲜艳的,但它总会有饱经岁月、历尽沧桑的变化,颜色会变得浑厚而沉着。
       现代的很多书画家,往往继承传统不够,基本工较差,总想标新立异,只重构图,不重笔墨,没有书法的基础,更对篆刻没有研究,通过印章来分析他们的作品,是极为困难的,他们的印章大多由别人代刻,盖在自己的作品上,至于风格是否协调一致,那就因人而异了。
       每个时代的艺术品有每个时代的风格特征,印章也是这样,书画上的印章必须与时代风格相一致,如不这样,必然是赝品。如清中期以前的书画作品,不可能出现甲骨文字的印章。
       【转】书画印章杂谈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四、书画作品用章注意事项
       在中国书画界,书法绘画作者作品完成之后,都要或多或少在作品上钤盖几枚印章,尤其是近代书画家,几乎人人都有不少印章。在人们心目中,甚至已到无章不成书,无章不成画的地步了。小小印章,尤其是闲文印,虽是方寸之地,但往往成了书画作者们施展艺术才华的广阔天地,通过用印,作者不仅可以表达艺术观点,展示襟怀,道出身世,记时记事,还可以调整字画作品的结构,增强结构感,给作品平添意趣。
       【转】书画印章杂谈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书画作品用印应注意以下问题:
       ◆ 大小适中。要视作品尺幅和字画的大小选用印章,一般情况下,作品较大印章也要大些,但切记落款处的印章不能大于落款字的三分之二,否则会给人沉重下坠的感觉。
       ◆ 位置适当。书画作品上的印章有随款印、引首印、补白印之分,钤盖时得要使之各寻其位,不能颠倒换位;印章离主体字、画要适当。太近则拥挤板滞,太远则离散不紧凑;一幅作品中出现两个以上印章时,要错落有致,尽量避免均匀等距;
       ◆ 内容适切。即印文内容要和书画作品格调意趣大体互不相悖。比如一幅梅花傲雪图你盖上一枚“难得糊涂”的闲文印,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 数量适度。字画作品上没有印章固是缺憾,但也不是越多越好,只要是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就行了,钤印太多太滥反而给人喧宾夺主、画蛇添足的感觉。
       ◆ 大幅宜盖大印、小幅宜盖小印。
       ◆ 印比字大不可以。
       ◆ 盖二印,同形印可匹配,一方一圆不行、一长方一椭圆不行、一大一小也不行。
       ◆ 盖二印,不可上阳下阴,不可上阳下阳,也不可上阴下阴,而应该上阴文下阳文。
       ◆ 盖二印,距离不可太远太近,相隔一个印为宜。
       ◆ 落款盖印之下,不可再题字。
       ◆ 上款上面不可盖印。
       ◆ 盖印用书画印泥,不可用办公印泥。
       ◆ 蘸印泥宜似蜻蜒点水轻盈,反复多次,印章与印泥垂直。
       ◆ 盖印处纸张宜光滑,如不光滑用指甲轻轻研磨一下。
       ◆ 盖印时纸下再塾些纸,印大宜厚,印小宜薄。
       ◆ 盖印时,印大,满白文用力宜较重;印小,细朱文用力宜较小。
       ◆ 盖印后必须用软布或宣纸将印面擦干净,用干净盒子装印,以免损坏。五、钤 印
       印章刻就之后,必先将印石洗净,普通是用牙蘸一些肥皂或肥皂粉,将印面轻轻刷洗,把粘在印面上的墨迹石屑均行洗去,并且擦干后备用。但也有不先用水洗的;如吕丽子先生刻印完毕后,便用刷子或毛巾将印面刷擦,去其石屑污物,然后用坏的印泥先试盖一次,看看有没有可以修改的地方,如果有,则改正一次,再将印面擦刷干净,用好的印泥钤出,便算完工了。听说齐白石先生也系如此,所以他们给别人刻的印,其中便有墨迹仍存在的,可见他们当时刻印,甚为从容,刻后也不以为意,随手便钤了给人,但这种方式,如出于仓促之间,固然可以,但平时则仍以用水洗净为佳。
       印面洗净擦干之后,钤印之先,一定要把用具准备好,钤印用的用具有纸张、印泥、印垫、印规(矩)等,兹分述之:纸张需选用细匀而纸面平滑的,在市面上容易买到的有雁皮纸、罗纹宜等;雁皮纸的好坏相差颇远,要选质柔而纤维匀的,近年来我曾经定做过不少此类纸张,但好用的只有三、四种。印泥以不走油、不足色、色明、朱厚为优良的条件,但又需要以印面的印文性质而定,如系细朱文小印,印泥过厚,则影响印文的清晰,故如把印钤盖精良时,应该准备两盒印泥,一盒朱厚的,一拿较薄的,厚的用来盖大印或齐白石吴昌硕一类写意的印,较薄的印泥则盖精细的或较小的印。印热普通以薄书本充之即可,普通五十页左右的二十四开至四十开的小杂志均可用,因为俯拾即可得到,非常方便,并且杂志的封面用纸,大半是铜版的光面纸,比较平匀,最好使用。有的人以半公分厚薄的橡胶热衬在纸下盖印,因为橡胶有弹性,也非常好用。印规与印矩是印章用于书画作品上时,怕将印章钤斜,以此规矩校正,不至有失。
       有了应该具备的用具之后,钤印时更要将印面上的印泥蘸匀;蘸印泥的方法是用左手持(或按)印泥盒,右手把印面轻轻打击在印泥之上,因为印油有粘性,印泥里面含有的朱砂,便随着压下提上的力量,油与砂便脱离了艾绒而附着在印面上。
       朱砂如果不够细,印油不够粘厚,或太 乃至印油太干,则朱不是不与艾绒脱离,即是形成流离状态,便形成朱不上石或砂太少的情形了,这必需将印泥重加整理。蘸印泥要蘸得匀,使全印面上都有朱,然后对准应盖的部位,轻轻落下,到快着纸时候,停顿一下,再完全校正一次印的部位,务使平正,于是,最后距纸只一公分左右的时候,快速的将印钤下,用力镇压,但勿使动摇,便可将印钤好。有时印面用久了,就不很平坦,靠边的四周有些磨损,钤盖时可以着纸后,以原地不动的方式,向四面微微倾压,便可以得到很好的效果。
       钤盖印章时,又需视印文的性质而定,印文是写意一派的,应该用力重些,如吴昌硕齐白石等的作品,就需要厚印泥重压。但像王福厂陈巨来一类精细的印面,则需要用力较轻,因为用力重了,则印文不会清楚,反失了原神,这一类印面用的印泥也不宜太厚,太厚的印泥也会导致印文不清。又朱文印大致用力轻些,白文的可以用力重些,虽非定则,但大体不差。总之,一方印章,如想钤盖精良,纸张、印泥、印垫与正确的钤盖方法,是不可或缺的。印章用过之后,应该用棉花擦干净,收存起来备手,如果为了省事,也可以用毛巾来擦去印面上的油砂。不必每次水与肥皂洗涤。但如果用久了,印面上的油垢多了,影响了印文的清晰,便需要清洗了,清洗的方法是先用一个小盘子,倒上半公分厚的菜油(色拉油即可),将面漏在油中,大约两三天,然后用牙刷可将油垢刷净了。另外尚有一简单方法,即是将橡皮圈一、二个,放在印面下面,用加稍加揉擦,也可以将印面上的油朱去掉,但后者总不如前者澈底,仍留有少许油朱在印文凹入处,尚不如水洗清洁。
       印章为了保存,时常做锦盒收藏,但时常用的印章,又不能天天由盒中取出钤盖,所以有的人便主张不必常清洗印面,而觉得印面上有些旧有的印泥,会增加印的朴厚,荡平先生曾经告诉过我一小故事,他说:「民国二十年左右在北平,齐白石刻了一大批印章,其中绝大多数 我送人的。齐先生告诉我,用印之后,印即放在一个盒子里,不必擦去印上的泥,这样用过十多次之后,因为印泥粘印面上,盖出来反而觉得更朴厚可爱。」这便是一个用印后不擦干净的例子,鲁荡平先生听了齐先生的话,他的印一直不擦,一直到我去他府上,拓他的印章的时候,我因为印面的油垢陈砂太厚了,才征求他的同意,为他清洗了一次印面,但也知道了齐白石用印后,不爱擦洗的原因,写在这里,给大家破闷。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