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舌尖上的唐诗  

2012-07-20 18:22:05|  分类: 语文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舌尖上的唐诗

 

 舌尖上的唐诗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云在青山月在天


 

       中华饮食文化源远流长,它不仅口授相传,也大量地存在于文化典籍里。其中,唐诗里就有许多记载。在这里,我们不妨按照《舌尖上的中国》的思路,透过比兴的诗句,在唐诗里遨游一番,领略一下中华传统的饮食文化。

       一、走进唐诗的顶尖美食

       自唐至今,尽管饮食习惯、烹饪技术有了很大变化,食材也更加广泛,但我们在唐诗里,仍能看到一些今人依然熟知的美食,曾经光顾了唐朝诗人的舌尖:

       酒类饮料如果有人要问,是什么食品最大限度地刺激了唐朝诗人的舌尖?我们一定会不加思索地说:是美酒。是啊,翻开唐诗,酒无处不在。人们得志时要喝酒,失意时也喝酒;高兴时喝酒,忧愁时也喝酒;相聚时喝酒,送别时也喝酒。真是时时逢酒场,处处飘酒香。李白《将进酒》语言豪迈奔放,句法明快多变,最能体现饮者的情绪。“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将喝酒当作了留名。喝到兴处,不惜任何代价,“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大有砸锅卖铁也要痛饮的气势。从酒的种类看,“自到成都烧酒熟,不思身更入长安”,自然是烧酒,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葡萄酒也入口下肚。值得一提的是,俺们齐鲁大地似乎自古不产美酒,“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就是一个说明。难怪数年前夺得标王的“秦池”,仅仅过了一年多的好日子,便厂倒门关,风光不再了。

       山珍海味: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都是佳肴,皆可入口。“良人玉勒乘骢马,侍女金盘脍鲤鱼”,将鲤鱼肉细切做成菜肴,味道肯定鲜美。“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时至现在,牛羊肉仍是人们食用的主要肉类食品,在一些地方,恐怕还是餐桌上的主打菜。杜甫在《丽人行》里说,“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据记载,骆驼背上突起的驼峰,味道鲜美,是唐朝贵族的珍贵食品之一。“黄门飞鞚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在这里,古代菜肴中的八珍,其组成说法不一,各朝代都有所指,并且不同的菜系也有不同的说法。对此,我们没有必要去一一考究,只将其看作是世间八种美味佳肴就行了。况且,时至今日,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原来列入八珍的动物,现在早已得到人类的特意保护。如今要品尝其味道,也只有到古代的作品中去领略了。

       寻常菜粮:在唐诗中,五谷杂粮、寻常蔬菜,皆可入口。实际上,对普通百姓来说,能填饱肚子已经不易。储光羲《田家杂兴》中,有“ 糗糒常共饭,儿孙每更抱”之句,由此看来,用米麦做成的干粮,才是寻常百姓家的家常饭。想那杜甫,身处江村寂寞中,一向来客稀少,偶有县令来访,也没有好吃的招待,只是“盘飨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只用一菜待客,更无二样。还有那李商隐,到了当时北方盛产竹笋的兖州,“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以当地的特产笋呈给客人,还在一个劲地抱怨,“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还有待客的饭食,就如现在的农家宴,孟浩然在《过故人庄》中就说,“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就把酒席摆在了打谷场和菜园里,边喝酒边说着庄稼,很有一派田园风光。普通百姓,就盼着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方有一年的嚼用,否则,也只好吃野菜、啃树皮了。诗人杜荀鹤在《山中寡妇》里,就直言“时挑野菜和根煮,旋砍生柴带叶烧”,正是百姓生活写照。

       时令瓜果:在唐代,地域辽阔,各地气候、土质各异,都有各自的时令瓜果,自然成为人们的最爱。诗人王绩,在外漂泊多年,思乡之情深重,当见到乡人朱仲晦时,连珠炮似地接连发问,其中就有“院果谁先熟?林花那后开?羁心只欲问,为报不须猜。行当驱下泽,去剪故园菜”之句。想必,他是想起了老家的果菜,不由得舌尖发软,垂涎欲滴。诗人柳宗元在柳州时,为吃到柑橘,干脆“手种黄柑二百株”,并且期盼“若教坐待成林日,滋味还堪养老夫”。还是这位柳宗元,很盼望瓜果飘香的季节,惦记着“风高榆柳疏,霜重梨枣熟”。对时令瓜果的热爱,不能不提到杨贵妃。“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不难想象,在通往南方的驿道上,驿马奔驰神速,看不清所载何物,只有杨贵妃在山上远望,知是一饱口福的荔枝送到,欣然而笑。

       二、关注唐民的舌尖艰辛

       翻开唐诗,其中不乏帝王及贵族嘴角流油的奢靡生活的描写,但也有穷苦百姓饥寒交迫场景的刻画,让人感到唐代的民众尤其是下层民众的生活依然艰难。由此看来,所谓大唐的盛世,是相对而言的,是皇家的盛世,是权贵的盛世,与穷苦百姓毫不沾边。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普通民众生活的艰辛?在唐诗里也不难找到答案:

       天灾人祸:记得有位诗人叫姚合,曾任武功主簿,人称姚武功。因为长期接触民众,对底层的生活很了解,写出了许多切中要害的诗句。如他在《庄居野行》中,就对当时社会重商轻农的风气表示了愤慨,“古来一人耕,三人食犹饥;如今千万家,无一把锄犁”。对农民因天灾人祸利益受损表示关心,“我仓常空虚,我田生蒺藜。上天不雨粟,何由活烝黎”。还是这位诗人,当看到秋天梨果熟了,果园的主人却舍不得给已经饥饿而哭的小孩吃的情景,不禁发出了“秋来梨果熟,行哭小儿饥。邻富鸡常往,庄贫客渐稀”的感叹。还有位更熟悉的诗人白居易,说的更直接,“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乾”。至于他“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的呐喊,就更加直白明了了。

       官员盘剥:唐诗中描写各级官吏压迫剥削的诗句,到处可见,随手拈来。比如“苗疏税多不得食,输入官仓化为土。岁暮锄犁傍空室,呼儿登山收橡实”,还有“贫儿多租输不足,夫死未葬儿在狱。旱日熬熬蒸野冈,禾黍不收无狱粮”等等。关键是官吏层层盘剥,级级逼索,百姓苦不堪言。你看,那边来了一位骑马的县官,来到越妇家,高声威逼,越妇小声应付,把好话说尽,还要家人赶快准备好饭,“越妇通言语,小姑具黄粱”,好不容易应付过去,又有官吏来到,正是“县官踏飨去,薄吏复登堂”。上层官吏如此,下层的小吏也是这样。就是夜里经过,也要吃拿索要,“里胥夜经过,鸡黍事筵席”,大吃大喝中,还在恐吓,说什么“公门少推恕,鞭朴恣狼藉。努力慎经营,肌肤真可惜”,简直没有穷人的活路了。

       贫富差距:贫富的差距,直接带来了舌尖的差异。杜甫在《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里,真可谓字字句句写尽了贫富的悬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因为饥饿,甚至看着小孩活活饿死,“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还有很多诗句,也都涉及到这个社会问题。在这些描写中,一边是“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一边却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难怪,那位“不事田农与蚕绩”的商妇,之所以“终朝美饭食,终岁好衣裳”,关键是“有幸嫁盐商”。看来,嫁个有钱的商人,是没有衣食之忧的。唐朝如此,现在不也是这样吗?时下,不是有很多专门为富商准备的选秀场?有的,甚至举办秀女培训班,为将来嫁入富门不惜瘦身习舞。也难怪,这年头如果不这样削尖脑袋往富门里钻,能拼得过官二代、富二代吗?

       三、成就唐诗的笔尖意象

       诗词的意象,即意中之象,指诗词作者通过自己的笔尖,来表现个人的审美经验和人格情趣,它是诗词的灵魂。自古以来,诗人们提炼形成了美妙的意象,具有代表性的有长河落日、天上明月、十里长亭、春天杨柳等。这些意象一旦形成,会直接影响到读者的审美。同样,舌尖上的唐诗,也有其意象。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这些意象不是到了唐代才出现的,在《诗经》中就已经存在,只是经唐代诗人的提炼,使之进一步升华,主要包括:

       美酒:写景兴怀,托酒致意,处处酒香,满面春光,高吟低唱,妙不可言。我们翻开唐诗,几乎所有诗人的双手都端过酒杯,舌尖也舔过美酒。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醉倒了多少后人啊!酒文化在整个饮食文化中占有很大的分量,在古代,饮酒是被当作一种人生乐趣的。李白不愧是位酒仙,他的笔尖曾写到:“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使醒者传。”这种意象一旦确立,谁人不为酒痴,哪个不为酒狂!

       悯农:我们从舌尖的艰辛,很容易就想到了农人的辛劳。“一粒红稻饭,几滴牛頷血。珊瑚枝下人,衔杯吐不歇。”再如,“锦衣红夺彩霞明,侵晓春游向野庭。不识农夫辛苦力,骄骢踏烂麦青青。”看到剥削阶级随意糟蹋粮食,谁不伤心惋惜!有的诗句,描写了农夫的辛劳,虽整日劳作,仍食不饱腹,甚至饥饿而死。“春种一粒粟,秋成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不仅揭露了社会的黑暗,更表达了对农民的同情。“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们每个人,哪个不是听着长辈们读着这诗长大的,哪个又不是在自己的孩子还不懂事的时候,又吟给他们听。这些诗作,既是启蒙诗,又是催眠曲!

       归隐:晋朝的张翰,见秋风起,就想念家乡的蔬菜和鲈鱼,于是便辞官还乡,归隐山林,寄情山水。唐代的田园诗,也是唐诗中一个重要的题材领域,不仅有小桥流水,炊烟袅袅,也有农家院落,无边桑麻。当然,也有田园荒芜,禾苗稀释。你看,有人吟着“添加物所有,晚食遂为常。菜剪三秋绿,飧炊百日黄”,缓缓从乡路上走过,多么悠闲,多么自在。就连大诗人李白,在“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之时,也曾产生“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的念想。到了中晚唐,随着社会的变迁,诗人的视野也发生了变化,由单纯的田园转向了田园生活辛劳的描绘,更加关注乡村中的民生疾苦。

       食趣:在唐诗中,有的采撷了与饮食相关的生活场景,充满了浓浓的生活气息,读来倍感亲切,趣味无穷。李商隐在《七律·无题》中,描述了一个宴会的热闹情景,就有“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之句。其中,“送钩”就是古代宴会上的一种游戏,把钩在暗中互相传送,令人猜在谁手中,猜不中就罚酒,“射覆”则是在器皿下覆盖小物品叫人猜,这与我们在酒桌猜拳行令十分相似。诗人王建的“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的诗句,生活气息甚浓,把个封建社会的新嫁娘的心理活动刻划的十分生动。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