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娘的重量  

2013-04-20 11:04:48|  分类: 闲情偶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娘的重量

娘很轻,轻得我满身使出的劲有大半扑了空。

娘病的那天,放佛天塌了。

娘身子骨一直很硬朗,也始终不肯去医院,有点难受,也总是扛着,去痛片和安乃近是她的万应灵丹,不管什么病,都是那两样药。

但这次,她终于扛不过去了。

护士让我把母亲挪到另一张床上,抱起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母亲的那一刻,我心一下子就酸了,眼泪再也忍不住……

娘怎么会这么轻呢?

娘是家里的天,里里外外,灶头田间,娘都是一把好手,村里人没有不夸娘的。张家和李家争长论短了,要找娘给评评理;王家的婆姨铰不好鞋样了,要找娘给重新铰;马家的娃娃生病了,娘去点一把纸,禳延一回,转眼就轻省了;娘要是那天烙烫面油饼子了,家门口便会多出了几行脚印来……

但病榻上的娘,轻的我不敢相信。怕娘看见,赶快轻轻地放下她,拭干了泪。坐在那里,我只能把一切都交给那个重手重脚连动一下娘我都心疼的医生。我仿佛是个乞儿,满怀希望的想从他脸上的神情里、他口里吐出的只言片语里,得到一丝丝娘安好消息的施舍。可是,他的脸始终是那样的宠辱不惊,甚至不肯对我多说一句话。

我只能看着他诊断,开药,等我交了费,他就在也不见了踪影,可娘还没有醒来,但我,分明看见,娘干涩的眼角挂着一丝泪。

时间仿佛凝固在哪里,药瓶里透明的药液一滴,两滴,三滴……

娘只要清醒一点点,就开始絮絮叨叨,叫着我的小名,嘱托这嘱托那,仿佛……

平日里,我和妻为琐事吵了架,反倒是娘来劝我,她说话时的口吻颇像一个哲学家,你根本想不到这些话会出自她这个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妇人之口:人生就是这样,时时有矛盾,处处有矛盾,事事有矛盾,没了矛盾,世界也就不往前走了。有了矛盾,你退一步,矛盾不就解决了吗?你又不会少颗牙!

听着这些话,本来正堵着一肚子气的我一下子就笑了。她说出的这些话赫然写在那些让许多人绞尽脑汁的厚厚的哲学课本里!当初为了这些东东,我曾三更灯火五更鸡点灯熬油的苦记,如今,居然这样轻易的就从一个连电话号码都不会拨的农村老妇人口中流淌出来了。

于是,心结一下子就开了。

稍好一些,娘躺在病床上突发奇想地絮叨:唉,等将来我和你爸都走了,还有你来祭奠,过节时还能送个寒衣、送个钱干个啥的,你说你将来走了,媛儿(娘的宝贝孙女)要是嫁远了,还有谁来看你?等你也老了,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那个戈壁滩上还不凄惶死!

我笑着调侃:你年年祭奠时不都忘不了顺便要给那些没儿没女的孤魂野鬼几点上一大把吗?全敦煌合起来,每家给我一点,我还不比谁富?

娘笑了,又说:这次我好了,再也不生病了。老让你请假,单位上的工作都荒废了。我笑说:谁让你当初不多生几个,让让我也有个靠手呢?这样吧,等你好了,再给我生个弟!

娘又笑了,我心里却在暗暗流着眼泪!无论何时何地,哪怕是躺在病榻上,娘心里都只有她这个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娘能自己起身了,不需要我抱或是扶了。但娘怎么会那么轻呢?

我宁愿相信那个传说:父母都是折了翼的天使,她们来到人间护持着每一个孩子,孩子们成长了,他们的翅翼也就渐渐的复原了,于是,他们就变得很轻很轻……

愿我亲爱的娘永远都安好!

 

                         旧稿整理于二一三年四月十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