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逃离敦煌-《酒泉日报》2015年12月17日  

2015-12-18 19:25:08|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记不得是何时投的稿件,朋友信息告知,方找来报纸,发现赫然是我的旧文,再读时,极羞愧!

感谢《酒泉日报》编辑,竟将拙文全文刊载,无以为报,遥祝编安。

文章不忍卒读,苦了读者。自己读来,实在有点像裹脚布。诸位尽可拍砖。

逃离敦煌-《酒泉日报》2015年12月17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逃离敦煌

你离开敦煌的时候,莫高窟在夕阳的映衬下愈发庄严,那万道佛光中,有菩萨端坐说法,有香音神凌空飞舞,一如乐僔当年看到的一样;雷音寺的暮鼓也敲响了第三下,大雄宝殿里的钟磬都跟着嗡嗡作响;鸣沙山正被夕阳镀上一层金色,月牙泉的水面掠过一丝清风;河仓城外古老的疏勒河河床边上,干枯的胡杨依旧挺立着自己挺拔的躯干,仿佛千年来守卫的戍卒……

可是,你走了,这一切都与你无关!其实,这一切本来就与你无关,这个城市不属于你,你也不属于这个城市。可以说,你从来就不曾走近过这个城市。尽管你可以用手中的照片证明自己的曾经来过。

旅游,本来就应该是走进一座城市的心里去的。否则,只能是去过而已。对于敦煌,更是这样,没有三天五天甚至更多时间的体悟,你永远都走不进这座城市的深处。没有在晨光熹微或夕阳落山时坐在鸣沙山顶,没有一个人站在洞窟前用心聆听,你永远都会觉得这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你甚至会为来敦煌感到后悔!然后,你可能会骄傲地对你的朋友说起,你来过敦煌。是的,来敦煌之前,你是充满了激情与想象的。一路上,你憧憬着,你盼望着,你急切地想看到敦煌,想去朝圣。然而你到了之后呢?随着人流,你去了鸣沙山,你看了月牙泉,你瞻仰了莫高窟,你还和你的朋友在月牙泉边、九层楼前拍了照,以证明你来过了,看过了,仅此而已,于是,你的心里依旧空落落的。你要走了,你要逃走了!

敦煌令你彻悟自己的无知。这很难让人承认,可这是真的。苦海无岸,佛法无边,艺术无止境,你恐惧了,在敦煌,大自然的神奇与人类伟大的奇迹都聚合在了一起,沙泉相依,和谐共生,山曾鸣响如雷,水曾神异藏龙。你看得见佛陀菩萨的微笑,你看得见山与泉相依相守的奇迹,却永远也猜不透自然造化的神奇;你能说得清人世的恩恩怨怨,却永远也说不清看不透山的沉默。你会惊叹那些柔软的细小的沙子,聚合在一起竟成了这样的奇观。人可以用水泥和钢筋将一座座楼建筑得高耸入云,超过一座又一座的山,甚至比山更雄奇高大;人可以仿造出一个又一个景观,美丽得超过这些自然的奇迹;但复制出的美丽战胜不了时间与造化,不用说什么沧海桑田,哪怕只一炬之后,阿房不存,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也只残留几座石柱,更何况一些像豆腐渣一样的楼宇。在造化面前,人就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在海边的沙滩上精心营造自己的城堡,但一阵海浪过后,沙滩还是沙滩……你来了,你朝拜了敦煌,五个或者十个洞窟,你惊叹,你欢呼,但你看到的,仅仅是敦煌的一角衣袂。

敦煌令你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且不说九层楼里的大佛宝相如何尊严,且不说石壁上的飞天如何凌空飞舞,光是听听那些壁画上的传说,就使你如一个比丘或比丘尼,优婆塞或优婆夷,愿意永远站在佛前凝神谛听。释迦牟尼半夜逾城,那须达那舍弃一切财产,那尸毗王割肉贸鸽,那摩诃萨埵舍身饲虎,九色神鹿善良美丽,这些故事,你也曾听见过,可站在这些保存了千百年依旧栩栩如生的佛经故事面前时,你才发现,那些隐藏在你心底的东西都写在这里了,这里是如此纯净,纯净得不染一丝儿尘埃,站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变得如此纯净,仿佛也要步步生莲;可你心中藏了太多的秘密,你每动一下脚,都唯恐沾污了这里。惊恐万状中,你又看见,佛陀微笑,菩萨低眉,金刚怒目,仿佛在说:入我门来,放下一切,人生过往,都归于无,菩提无树,明镜无心,色相俱空,清净自在。其实,这是想象,因为你只能是跟着导游亦步亦趋,这是个奇妙的现象,佛陀的世界使你感到如此纯净,而导游以及相随的人众却把你拉回俗世。你来仰望,却发现根本无法抬头;你来朝拜,却发现根本无法朝拜。开凿洞窟的石壁并没有高耸入云,洞窟也并不幽深广阔,但在佛前,在莫高窟前,你是如此渺小,你再不敢近前。

敦煌照见人性的贪婪。无论是斯坦因、伯希和,还是王道士,我总觉得,他们的贪婪还带有一些理想主义者的热忱,无论是对学术、对艺术、还是对考古,就连那被称为是“错步向前的小丑”的王道士,其实也怀抱着要振兴莫高窟的宏愿。但在藏经洞的劫余运送入京的一路上,那些人性深处的贪婪就显露无遗,只要有机会,那些贪婪的人们就立即伸出手去。要送入京城的东西肯定很值钱,笨蛋也会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入京千里云和月,藏经劫后再遭劫。更可叹的是,负责从甘肃押解经卷至北京的是新疆巡抚何秋辇,入京之后,秋辇之子何震彝先将大车接至其私宅,约同一干人等,将残卷中上品悉行窃取,然后又把剩余卷子中较长者,截割为数段,以充8000卷之数。敦煌文献“比至运京,复经盗窃,颇留都市,其佳者或挟持以要高价,或藏匿不以示人。”这些在进入京师图书馆之前屡遭盗窃的文献,或被转卖,或被藏匿,流散各地,加之再经历了文革的浩劫,诸多或都已归于尘土。“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伤心的,岂独是学术人,又岂独是敦煌人,每一个到敦煌的人,都会看见那些被毁坏的壁画,被劫掠一空的藏经洞,都要驻足叹息……

敦煌又验证着艺术的伟大魅力。置身艺术之都巴黎的常书鸿先生会只是因为在旧书摊上看见一本敦煌的壁画摹片,就不远万里,来到敦煌,一守就是三十年。出生于天堂杭州的樊锦诗,40多年来守护在茫茫大漠中的莫高窟,就像我们每一个俗人守护着自己的挚爱。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只为敦煌艺术的魅力所吸引,为常先生的精神所感染,就来到这里,站在大佛脚下,虔诚膜拜,与那些信徒们祈求佛和菩萨的福佑与恩赐不同,他们朝拜的,是艺术之神。艺术在这里验证着她无尽的魅力。作家们来这里感受敦煌,然后留下一篇篇脍炙人口的文字;画家们来这里膜拜敦煌,然后打开一扇更为光明的道路;学者们来这里研究敦煌,然后揭开一个又一个历史的谜团。有时,我常以小人之心揣度许多人来敦煌的目的,私下里以为,在许多人看来,其实敦煌也好,拉萨也好,都不过是一个暂时让忙碌的精神放松一下的地方,都不过是一个景点而已,来过了,看过了,激动过了,拍过照了,仅此而已。毕竟,你我皆凡人,对你我来说,走在莫高窟里和穿行在张家界的大山里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就像疲惫了,逛了一回公园,或者舒舒服服地泡了一次热水澡。

于是,你选择了逃离,你带着遗憾与无可言说的哀伤,仓皇离去,但你永远也忘不了敦煌,敦煌已经烙印进了你的心里。

你离开时,敦煌的夕阳正美。但一个声音在你心里响起:此生,一定要在来敦煌!

 逃离敦煌-《酒泉日报》2015年12月17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逃离敦煌-《酒泉日报》2015年12月17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