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教育的困惑20150610  

2015-06-10 20:00:37|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突然发现教育的负面新闻越来越多,有点甚嚣尘上之势。体罚学生的、失德失范的,甚至犯罪的……

究其原因,不知是社会各个方面对教育的关注度提高了,还是人们对教育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抑或还有些……

但无论什么原因,都说明社会在进步,这是好事!

对于那些对孩子们伸出魔爪的,就该受到严惩!这有法律来说话!可如果我们对这样的问题总是津津乐道,那是不是也有点过犹不及?哪一个职业队伍里,不会出几个败类!如果因为这几个人的出现,就将矛头对向教师整个群体,是不是也有些不公平?


夜读,又突地看到并想起近两年来诸多教育批判之声,说学校教育是模式化生产,说语文教育误人子弟……矛头所向,千夫所指,几令我无颜面对,也让我越来越迷惘,以至于竟不知道自己的教育之路到底该往何处去?

那些持批判声音的人们,或者从事过,或者并未从事过教育,他们的声音或者公正,或者有失于偏颇。但就像那个笑话所讲的,要评价一盘炒鸡蛋的味道,当然没必要去亲自下一个蛋。要求这些评判者都来体验一下教育,尤其是真正的基础教育显然是不现实的。

每一个从师范院校毕业后走上讲台的教师,一开初无不怀抱着许多美好的想法,但很快就被现实和琐碎繁杂的事务击的粉碎。如果,他们没有走上讲台,他们也照样会以一个行家的身份来评判这盘炒鸡蛋。但他们永远也不会深入到教育的真正本质。

回望过去,那个曾经战乱频仍但却大师辈出,精英群起的时代已远去,那时的学校弦歌一堂,诗意而温暖;那时的教育,高贵而尊严,培育出了一大批桃李栋梁。岁月淘洗出来的那些思想和智慧至今仍醇香依旧,活在现代教育的史册,更活在几代教育人的心中。譬如南开(张伯苓)、春晖(经亨颐)这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譬如“怀揣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陶行知)、“教育就是培养良好习惯”(叶圣陶)这些耳熟能详的格言……

1907年,南开中学创建,张伯苓继续在此执教。从一开始,张伯苓就给南开制定了“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他说:“惟其允公,才能高瞻远瞩,正己求人。”张伯苓常说,学生“不单是要从书本上得到学问,并且还要有课外活动,从这里得来的知识学问,比书本上好得多”。在他的倡导下,南开中学的社团如雨后春笋,如敬业乐群会,美术研究会,摄影研究会,文学会,京剧社,新剧团,校风出版社,武术社等。值得一提的是南开的剧团尤其有名,因此有“话剧的摇篮”之美誉。曹禺、黄宗江等人都是从南开走上话剧道路的。

19171月,49岁的蔡元培乘坐马车缓缓驶进北京大学的校门。在接下来的一场极富震撼力的演讲中,他为现代中国的大学精神定下的却是一个恒久的调子:“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学生进入大学不应仍抱科举时代思想,以大学为取得官吏资格之机关。应当以研究学问为天责,不当以大学为升官发财之阶梯。必须抱定为求学而来之正大宗旨,才能步入正轨。”对学生们说了如此这番,又对教授们说了如此那番:“当有学问研究之兴趣,尤当养成学问家之人格。”说完这番,这个资深的革命党要员开始和政府谈条件:“教育事业应当完全交给教育家,保有独立的资格。” 在之后的岁月里,蔡元培成了北大“永远的校长”,“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理念深入人心,并被后来者奉为圭臬。

1923年秋,在哥伦比亚大学完成博士论文答辩的陈鹤琴受邀回国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幼稚教育实验中心———南京鼓楼幼稚园,这所幼稚园就设在陈鹤琴家里,陈则是园长。为了办好这所幼稚园,陈鹤琴曾拿自己刚出生的大儿子做实验并且记录观察的结果,这为他后来从事儿童教育积累了大量的资料。他说:“童年时代的人生观,还不是一种显亲扬名的人生观……这种人生观比较纯洁、天真而已。”后来,钟昭华写下这样一段话:“中国最著名的幼稚园,不是南京鼓楼幼稚园吗?开辟中国幼稚教育的园地,不是南京鼓楼幼稚园吗?”后来,陈鹤琴创办江西幼师,他将自己在办幼稚园时形成的“活教育”的思想贯穿教学之中:“活教育的目的就是在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这种教育应该遵守一个原则,那就是,“凡是儿童自己能够想的,应当让他自己想”,“鼓励儿童去发现他自己的世界”,“积极的鼓励胜于消极的制裁”等等。

1929年,留学归来的晏阳初穿上粗布大褂,号召知识分子“走出象牙塔,跨进泥巴墙”。晏阳初说:“我们知道自己不了解农村,才到乡间来。我们不愿安居太师椅上,空作误民的计划,才到农民生活中去找问题,去解决问题,抛下东洋眼镜、西洋眼镜、都市眼镜,换上一副农夫眼镜。换句话说,欲化农民,须先农民化。可是农民化不容易,必须先明了农民生活的一切。”晏阳初还有一个认识:“没有任何一国能超越其民众而强盛起来的。只有这许多大众———世界上最丰富的尚未开发资源,经过教育而发展……否则将没有和平可言。”

不用做过多的介绍,不熟悉他们的人,只要百度一下,立刻就知道了他们,并且,还会知道许多像他们一样伟大的教育家。我想,每一个教师都应该是他着他们的足迹前行,而不是被这样那样的理论或者批判声、质疑声所迷惑。


今天的教师,只是一个职称问题就让他们足以不再有信心,更不要说千夫所指时,一切的错误都在教师了!

我们用《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孩子,可真正起到保护他们的作用了吗?记得前段时间看过一篇博文,提到说《未成年人保护法》不仅没有起到保护那些真正积极向上的孩子的作用,反倒成了一班令老师们非常头疼的孩子们的保护伞。而他们在这保护伞下,愈加的放纵自己。每当时不时听到那些不良少年如何如何的新闻,我就开始心痛!心痛的不是他们没被保护,而是就在这样的保护伞下,才是他们一步步成为家长管不了,教师不敢管的孩子了!

那么,谁又来保护教师?如果你让他们感觉不到安全感和作为一个老师的尊严,那么,又怎么能苛求他们能潜下心来,去从事教育呢?仅仅靠良心或是道德,来要求他们,够吗?

是的,回望那个时代,那些在战乱中的大师们令我们高山仰止,可毕竟,大多数教师都是凡人。

给他们一点点尊严,不难!不要让他们做口头上、文件里的所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园丁”“蜡烛”,不停的要求他们去奉献!要记住,首先,他们也是一个人。 

教育的困惑20150610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教育的困惑20150610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