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与友谈《南渡北归》之离别  

2015-07-20 14:51:38|  分类: 杏坛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友谈《南渡北归》之离别

乘车归,见一同行学子,读《南渡北归》(北归),遂与之相谈甚久。

我当日读此书,前两部一一读来,读至第三部《离别》,愈读愈不忍,最终竟就放下了。许多次翻检书架看见,都不敢去在触碰。

这学子说他读此书正好相反,他是从第三部开始的,读完第三部,才回头从第一部读起。这是个好方法。但我仍不敢再去触碰。

大师们一一凋零,正如秋天西风凋碧树时的悲凉一般无二。如果是衰老、疾病将他们带走也就罢了,生老病死是自然之规律,这可以接受,也不得不去接受。但那样的凋零实在让人无法释怀。正如一棵大树正枝繁叶茂,然后我们给它泼上汽油,一把火点燃了……

其实,即使是这样去比喻,也无法准确表达出读着《离别》时,看大师一一凋零的痛苦。因为那把火并不是一下子燃烧起来的,是一点,一点,再一点……

当曾昭燏自南京灵谷寺顶一跃而下,她曾经经历了怎样的决绝折磨?

当陈寅恪在高音喇叭的轰炸声中,在凄风冷雨中溘然长逝,他心底会是怎样的悲怆?

当大师们不能再去做自己一生钟爱的事业时,要去低着头接受游斗与改造时,他们心头又是怎样的思想?

看西方恐怖片,音乐和画面一点点将人的心灵带向黑暗的地方,直到惊声尖叫,或者连叫都不敢出声。看完后走在路上,时不时,回头看看身后;夜晚睡觉,要开着所有的灯,在床底、柜子里都翻看一遍,以至于以后不敢再看恐怖片。大师们的最后时光,无异于那些在逃命的主角们,那种恐惧一点点深入骨髓,直到最后,不再恐惧死亡,而恐惧于活着……

对于伟大的心灵来说,最痛苦的煎熬并不只是在于自身,更多的是看到别人遭受痛苦。在他们的思想里,宁愿自己遭受痛苦,也不愿意看着别人在那里遭受痛苦。当但丁在地狱里与那些受煎熬的灵魂交谈,他的灵魂也在受着煎熬;当释迦牟尼在城外看到病苦流离的人们,他的肉体与心灵也在跟着他们一起受苦,当这些心灵敏感、本只潜心于书斋的大师们,被时代的大潮裹挟着,无力地沉浮,自救无力,救人更无力,心灵深处,剩下的,只有无奈与无尽的悲凉……

但其实,尽管他们已远去,他们留给世界的,不只是背影,还有很多……

与友谈《南渡北归》之离别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