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芝兰与鲍鱼-略谈选择20150702  

2015-07-02 18:52:55|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有选择权吗?我们许多时候往往处于无奈的境地,没有选择的时候,只能适应。即使如孔子,老人家一生漂泊流离,游走诸国之间,至六十岁仍如丧家之犬 《史记·孔子世家》:“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犬。”)愈是处于此种境地,愈要清醒地认识自己。处芝兰之室固然值得欣悦,寄身于鲍鱼之肆,亦不怨天尤人,其性本洁,虽处污秽,亦不隳其志,不失其本心,此方为正道。

若处鲍鱼之肆,虽浑身不免鲍鱼之臭,但若能守正向善向上,正道直行,亦为可贵。更何况鲍鱼之肆不过是寄身之处,行走之时,心慕芝兰,自然受其浸染,故虽常与鲍鱼处,自然会透露出与鲍鱼之臭不一样的味道来。

世往往有类此者,本有芝兰之质,奈何时运不济,处鲍鱼之肆,则日日望天长叹,怨天公之不公,尤世理之不平,叹明君之不识,日日抱剑叹息,怨愤满肠,不屑鲍鱼之肆诸务,不肯洁身向芝兰,不修己身,不务常事。类此者,则即使芝兰在侧,仍不识其芳,或置其芝兰之室,仍不免怨尤,可笑可叹至极。

人有选择吗?可能无法选择身处的环境,但可选择自己的作为。

 

芝兰与鲍鱼-略谈选择20150702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孔子曰:“吾死之后,则商也日益,赐也日损。”曾子曰:“何谓也?”子曰:“商也好与贤己者处,赐也好说不若己者。不知其子,视其父;不知其人,视其友;不知其君,视其所使;不知其地,视其草木。故曰: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与处者焉。”

——《孔子家语·六本第十五》

译文:孔子说:我死之后,子夏会比以前更有进步,而子贡会比以前有所退步。曾子问:“为什么呢?”孔子说:子夏喜爱同比自己贤明的人在一起,(所以他的道德修养将日有提高);子贡喜欢同才智比不上自己的人相处,(因此他的道德修养将日见丧失)。不了解孩子如何,看看孩子的父亲就知道(孩子将来的情况)了,不了解本人,看他周围的朋友就可以了,不了解主子,看他派遣的使者就可以了,不了解本地的情况看本地的草木生长就可以了。所以常和品行高尚的人在一起,就像沐浴在种植芝兰散满香气的屋子里一样,时间长了便闻不到香味,但本身已经充满香气了;和品行低劣的人在一起,就像到了卖咸鱼的地方,时间长了也闻不到臭了,也是融入到环境里了;放丹砂的地方时间长了会变红,放漆的地方时间长了会变黑。所以说君子必须谨慎的选择自己处身的环境。

 

芝兰与鲍鱼-略谈选择20150702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