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槐树花开说乡思-《酒泉日报》2015年7月8日  

2015-07-29 09:27:27|  分类: 拙思引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槐树花开说乡思

原载于《酒泉日报》2015年7月8日

槐树花开说乡思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每年槐树花开时,整个城市都会笼罩在槐树花那馥郁的香气里。其实在许多城市,都能嗅到着浓郁的香气,他们都把槐树作为市树,作为行道绿化的主要树种。于是,城市里的人们在每年春天来临时,沉浸在“半城槐花满城香”的诗意氛围中。

槐树几乎遍布中国每一个城市,但最负盛名的要数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那颗大槐树在中国人的记忆里就是寻根问祖之所在。许多地区流传着这样的歌谣: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窝。意思是说自己的祖先就来自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下,那大槐树上还有一个老鹳窝。这歌谣说的是明初洪武、永乐年间,大规模从中原各地移民的事情。这些移民的后裔都牢牢地记住了当时离开时的最后记忆:是时,明朝政府在洪洞城北二里的广济寺设局驻员,将人们集中在广济寺前的汉植大槐树下,编排队伍,发放"凭照川资"。被迫迁移人们扶老携幼,一步一回头。大人们看着大槐树告诉小孩:"那颗大槐树,有老鹳窝的大槐树,就是我们的老家!"那槐树自此成为千百万移民心中的故乡。无论走到哪里,移民的后裔们都说洪洞县的古大槐树处就是自己的故乡。精神要有所寄托总的有个凭依,流落异乡的人们都在寻找自己的故土,自己的根,而大槐树就是他们共同的根。

这使我想起小时候,外婆家较为富有,于是常跟着母亲去外婆家。还距离很远的时候,母亲总是远远地指着外婆家路口高大的沙枣树说:“看,那就是外婆家。”于是,那棵沙枣树就成了外婆家的标志。只要提到外婆家,就必然的首先想起那棵沙枣树。记忆里,外婆常站在那棵沙枣树下,等待着或目送着我们。外婆早已去了,沙枣树也早已被砍掉了,我的年龄也在一天天渐长,但记忆里的沙枣树,却一天天益加繁茂,那股淡淡的香气,总在记忆里萦绕。

对于现在的敦煌人来说,祖上是否来自洪洞县的大槐树下,许多人都已无法说清楚。但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一次次的移民,就没有敦煌。西汉设郡,迁移诸多有罪官吏文人来敦煌戍守屯垦。至汉武帝晚年,因"戾太子事件"将参与其事的官吏和士卒"皆徙敦煌郡";汉元帝初元中以"佞邪不忠,妄为巧诈"罪将西域副校尉陈汤、将作大匠解万年"皆徙敦煌郡";汉哀地建平二年,也把"反道惑众"的司隶校尉解光、骑都尉李寻等徙于敦煌郡,还有敦煌大姓张、索等家的祖先也都是在西汉时期因获罪而迁入敦煌的。但要说今天的敦煌人,有多少人是这些人的后裔,实在很难说清。至元明之时,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又大量将敦煌民众迁移至嘉峪关内各地,敦煌成了风摇柽柳空千里,月照流沙别一天的关外之地。倒是如今的酒泉、张掖、武威甚至更远的地方,都有着敦煌人的血脉。今福建、广东一带的姓,就以“敦煌”为郡望地。今天的敦煌人,对于祖先传承下来的最早记忆,恐怕大多数只能追溯到雍正四年迁甘肃五十六州县(包括今甘肃、宁夏及青海部分地区)穷民至敦煌时。现在仍然存在的许多地名,也深深地烙上了当时迁户的印记。而对于我的家族来说,则连这仅有的一点记忆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到底来自哪里,是甘肃五十六州县的哪一个区域,爷爷辈们都已说不清楚。我记忆里的根,除了现在生活的这片土地,恐怕就只有外婆家的沙枣树了。

但敦煌人,也有着许多与远赴洪洞县寻根问祖的华夏子孙们共同的地方。近代洪洞人王笃诚曾写诗说:“故老相传谈轶事,问君足指果如何”。说的是人们不管到天南海北,要证明你是不是大槐树下的乡亲,只要脱下鞋袜看看小拇脚趾就行了。据说当年聚集在洪洞大槐树下的老百姓,一听说凡是来此者一律迁走,一个个又哭又闹,呼儿唤女,就是不走。于是官府就强制人们登记,发给凭证,而且每登记一人,就逼其脱掉鞋袜,用刀在小拇脚趾上砍一刀,做为记号,以防逃跑。一直到今天,几百年过去,移民后裔双脚的小指甲都是复形,据说就是砍了一刀的缘故。我也曾仔细审视自己的脚趾,双脚小拇指上清晰地显示着这一特征。如果说,这传说是真的,那么,我的血脉,也应该就是来自于洪洞县了。尽管这从遗传学上,有点说不通,但从精神上,我相信这一传说。

敦煌俗语里也反映着这一民族深处的记忆,例如在骂人时,称其为“充发军”(因罪被充军发配者),考其语词变迁的源流,一可能是是因为敦煌自古为屯垦之地,自西汉设郡开始,就流放诸多有罪官吏士民来这里屯垦,导致许多人都认为敦煌人就是这些被发配贬谪者的后代;另一点原因恐怕也离不了洪洞县大槐树的移民旧事。敦煌稍上一些岁数的人,在走路时都喜欢背搭着手,俗语里还将大小便称为是“解手”,据说,背手、解手都是有来由的。当初自大槐树下移民时,为防止百姓途中逃跑,官兵将他们的手背在后面反绑起来,然后用一根长绳联结成一串,押解着移民上路。由于移民的手臂长时间被捆着,胳膊逐渐麻木,不久,也就习惯了,以后迁民们大多喜欢背着手走路,其后裔也沿袭了这种习惯。在押解过程中,由于长途跋涉,人们免不了要大小便,但一根绳子拴几个甚至几十个人,大小便非常不方便。于是只好向押解官兵报告说:“老爷,请解手,我要大小便。”这样子日复一日,人复一人,次数多了,日渐简化,只要说上一声:“老爷,我要解手。”官兵们就明白要大小便,于是解开绳子让他们方便。“解手”就成了方便的代名词,以后又发展为小便称“解小手”,大便称“解大手”。

从这些资料来看,敦煌人也和大槐树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其实,无论是大槐树,还是沙枣树,都寄托着人们对故土的热恋。无论根在哪里,生活在一方热土上,就把爱献给这片土地,就像槐树和沙枣树馥郁的香气,飘散在整个城市里。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