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杏园轶事-《酒泉日报》2015年7月29日  

2015-08-08 09:17:12|  分类: 拙思引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杏园轶事
2015年07月29日 来源: 酒泉日报■敦煌美文
杏园轶事-《酒泉日报》2015年7月29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杏园轶事

一、老杏树

杏树很老很老了,但它仍努力地开着花结着杏子。

老杏树就长在老村长家的园子里,村长年纪也很老了,那棵老杏树还是他年轻的时候从合水村央人剪来接穗成长起来的,现在,整个村里的杏树都是这颗老杏树的后代了。村长虽然老了,但他仍努力地做好着村中事务。

老杏树结的杏子好吃,村里人都知道。曾经那满枝头挂满的果实引得不少路人垂涎欲滴,只要有老村长在树下的时候,都会招呼过来,兜满一撩襟的杏子;曾经有多少孩子,在走过树下时,梦想着有一天站在高高的树枝上,一气吃个饱。可现在老杏树真的老了,尽管它也努力地想像年轻时一样结出满枝头沉甸甸黄澄澄诱人的杏子。每年春天,它也像其他杏树一样团花锦簇,但后来,大半的花都落了,没孕育出小小的杏子来。不过,现在,不管结的多还是少,都已经很少有人看着它流口水了,比杏子好吃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村长年轻的时候,带领着全村人又是条田,又是修路开渠的,没少出力。那时候,只要他一句话,就是一座山,也能全村人合力搬了。可后来,壮劳力都进城里去打工了,那些活也没人干了。再说,自从不收提留款了,村里也没多少事儿了。一年到头,除了玩耍的孩子,没人到村委会门前去。那个曾经响彻全村,将毛泽东思想传遍全村的的大高音喇叭早被送进了新建的民俗博物馆,作为曾经那个年代的见证供人瞻仰。其实,村子也早在撤乡并村改革中并到了邻近的前进村,老村长子人也就不再是村长了。只有老人们见了他,还会称呼他老村长。

镇上调整种植结构,许多家都已经挖了产出不大的梨树、杏树,栽上了葡萄。但老村长的园子里,还是那些长得很粗很粗的李树杏树。岁数大了的老村长,依然会在杏子、李桃成熟的时节,摘上一筐一筐,去赶市场。

老村长也知道,近几年新栽的杏树结的果远比老杏树多得多。他就是舍不得,儿子说了好多次,结不了多少果就赶紧砍掉,再栽些新树。他都不点头。

可老杏树真的老了,这一年的春天,许多枝干没有再萌发出绿意,干了一个夏天。都说是村长的儿子在树跟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树也有灵性,你嫌弃它了,它也就渐渐失去了生机。

第二年春天,老杏树干枯的枝干更多了,老村长也没再阻拦。于是,老杏树终于只成了一个干树桩。砍树那天,老村长没出来……

 

二、高枝上的杏子

站在梯子上的二平努力的伸展着手臂,想把最高的枝头上那颗杏子摘下来。

一根长椽,地面上用一根较粗的横木作为支撑,横木上凿有方形卯眼,可以将长椽插入并防止转动,长椽上等距离凿出卯眼,再穿上用以落脚的短横木,就成了一架很方便移动的梯子。这样的梯子可以搭在园子里最高的树上,远远望去,人立于一根细木或树枝之上,颇有点惊险。二平从小上惯了这样的梯子,即使上到最顶端,也不觉得害怕。

看二平够的很费劲,站在树下的母亲说:够不到就别摘了,留几个让鸟儿吃去。那也是个命,也得有吃的。

可二平不,他早已听不见树下母亲的絮叨,因为站在高处的他眼睛直盯着远处走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正好和二平伸手要摘的杏子在同一个方向。这点,站在树下扶着梯子的母亲全不知晓。

那颗杏子在最高的枝头,无论是早晨还是傍晚,阳光都将它照的黄澄澄的。二平记得姑娘的话:要吃就要吃最高的枝头那颗杏子。因此,他一定要摘到那颗杏子,可梯子已经是搭在最高的树杈上了,尽管二平努力去够,但那颗杏子就差那么一根手指的距离。

那个熟悉的身影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几乎是站在树梢上的二平,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是啊,这是园子里最高的树,二平又上到了梯子的最顶端。远远看去,他就像杂技演员一般轻飘飘地站在晃动的树枝顶端。谁看见都会觉得心惊胆战。

梯子和树枝都在向一侧倾斜,终于,那颗杏子被二平摘到了手里。二平看了一眼,发现那颗杏子早被鸟儿们啄去了一半。就在他发觉这一点的同时,随着一声惊叫,树枝折断了……

 

三、疯狂的李广杏

吃了李光杏,再吃别种的杏子,都会觉得索然无味。吃了合水村的李光杏,再吃其他地方的,就总觉得不那么地道。

其实,并不是别的杏子不好吃,而是李光杏的味道太独特了。也不是别的地方的李光杏不好吃,而是合水村得天时地利,处于沙山环抱之中,每年杏花都开得特别早,而且,这里是敦煌李光杏最早的发源地。

二平很有福气,老爸务了很大一块杏树园,这使二平从小就在同学眼中是羡慕的对象。二平也经常炫耀自己可以躺在树干上,随手就能摘到一颗杏子吃的福气。敦煌每年杏花开时,都会来一场沙尘暴或者倒春寒,若是错过那么几天,杏花儿还没开或者是杏子座了果,也不打紧,但总有些年头,沙尘暴不早不晚,就在杏花正开的时候来到。但二平家每年都能躲开那场沙尘暴,所以,当别人家的杏树绝收的时候,二平家总会有络绎不绝前来定杏子的客商。

二平总对外面来的朋友说,走进杏树园,要先吃毛杏子,才能吃出来各自的味道。吃李光杏,要在树下吃,才能尝出杏子的本味。就像白居易在《荔枝图序》中说荔枝“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日五日色香味尽去矣”。李光杏也是这样,自从离开枝头的那一刻起,它的味道就一点点开始减退。

二平喜欢站在杏树下吃杏子,尤其是在上午半天,那时候,一颗颗杏子满蕴着甜丝丝的糖分,咬在嘴里,夹杂着晨露的冰凉与一夜来孕育的甜蜜,仿佛每一颗杏子里,都包含着一个甜美的梦想。

务园子是技术活,二平的老爸务了一辈子园子,这杏树园是他一生的骄傲。可二平总不愿意老守着一个杏树园子,老爸教他的时候,他总是漫不经心。不就是施农家肥、修剪枝条、打药防虫嘛,有什么大不了的!顶了几次嘴之后,二平干脆跑到外地去打工了。

离开家的二平忘不了李光杏的味道,还没待上一年,就灰头土脸地回来了。李光杏还是那样香甜,二平觉得,世界确实很大,但没有一个地方有老爸种的李光杏!

二平一上心,老爸再也不用起早贪黑去卖李光杏了,甚至都不用摘了。年轻人的想法总是紧跟着时代的步伐,微信一发,许多城里人、外地人带着一家子就来了,走时,整箱整箱地带,说要送给朋友也尝一尝,都说二平家的李光杏味道好。二平看了看逐渐老去的父亲,笑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