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看客的胜利  

2016-01-27 18:49:19|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客的胜利

 “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那三三两两的人,也忽然合作一堆,潮一般向前进;将到丁字街口,便突然立住,簇成一个半圆……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刹时间,也就围满了大半圈的看客。待到增加了秃头的老头子之后,空缺已经不多,而立刻又被一个赤膊的红鼻子胖大汉补满了。这胖子过于横阔,占了两人的地位,所以续到的便只能屈在第二层,从前面的两个脖子之间伸进脑袋去……于是他背后的人们又须竭力伸长了脖子;有一个瘦子竟至于连嘴都张得很大,像一条死鲈鱼……空隙间忽而探进一个戴硬草帽的学生模样的头来,将一粒瓜子之类似的东西放在嘴里,下颚向上一磕,咬开,退出去了。这地方就补上了一个满头油汗而粘着灰土的椭圆脸。”

将鲁迅先生《药》和《示众》中的数段文字连缀在一起,竟像本来就该连缀在一起一样。这在今天的街头依然可以看见,不过衣着变了,背景变了,被围观的人变了。

不知那被围观者做了什么,看客们忽而都议论起来了。“天可怜见的!”“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呢!”“跟我家阿毛差不多大呢!”几个老妇人边说边从眼角边拭去涌出的浊泪。“你一个大人跟一个小孩子不要一般见识啦!”“拾掇给一顿就行了,不要把娃打坏了!”“最好交给警察去处理!”几个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劝解着。“打死这个碎蘑菇锤子!” “小了偷针,大了还不偷金啊!”人群中又有声音冒了出来。

或许,那个自以为正义而强势的被围观者,已经打累了,撒开手,分开人群,开了停在一边的车扬长而去。看客们为自己终于赢得胜利兴奋不已,议论的声音顿时大了起来。但一会儿之后就兴味索然了,渐渐散开来。就在这散开的纷乱中,那躺在地上的被围观者身上赫然又多了几个不知是谁的脚印,以至于他痛苦地将身子蜷缩在了一起。几个老人蹲下身子,问了几句,伸了伸手,但最终没有将他扶起来,“作孽啊!”老人一边摇头一边提起了放在一边的菜篮子。那孩子就那样蜷缩在在街边,好一会儿,终于挣扎着起来,捂着被打的地方离开了,可我分明看见,他渗着血的嘴在不停地嘟囔……

同样的情景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第二日,还是同一条街,不过地点稍微换了一下,很快就围起了一个圈,“一阵脚步声响,一眨眼,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居然连被围观的主角也并没有丝毫更换。当然,也包括站得远远的我。中国总缺不了看客的,看客中也总不会少了几个老面孔的,比如说我。

“天可怜见的!”“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呢!”“跟我家阿毛差不多大呢!”又是几个老妇人边说边同样从眼角边拭去涌出的浊泪。“你一个大人跟一个小孩子不要一般见识啦!”“拾掇给一顿就行了,不要把娃打坏了!”“最好交给警察去处理!”几个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同样劝解着。“打死这个碎蘑菇锤子!” “小了偷针,大了还不偷金啊!”人群中又有同样的声音冒了出来。“怎么又是他!”“昨天不就是这小子吗?”“怎么不记教训啊?!”有记住了的。

“怎么就不改呢?”一个看客摇着头走开了。

一会儿之后,人群散了,与前一日一般无二。被围观的捂着被打的地方嘟囔着也离开了。

是啊,怎么就改不了呢?

看客的胜利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看客的胜利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看客的胜利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看客的胜利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