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2016-11-09 09:38:34|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次回归20160920

20169月,回归教育。尽管由于搬迁新址,这已经不再是那个我熟悉的母校。但回归是肯定的,在转了一个又一个圈之后,终于又重新回到讲台。

或许,你认识那个在局办公室内负责学生营养餐的“我”。但我要说,那个,不是我。那只是一个曾经的岗位而已。

或许,你认识那个在史志办公室抱着一本又一本大部头“啃”的“我”。但我要说,那个,不是我。那也只是一个曾经的岗位而已。

或许,你认识那个在诸多场合站在台上频频献丑的“我”。但我要说,那个,不是我。那也只是一个曾经的角色而已。

就像一场又一场戏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换一副妆容,更一套行头,抹一番油彩,轮番登台,或长或短,或有一通唱词,赢得众人满堂喝彩。或跑跑龙套,装腔作势做些假过场。叮叮哐哐一通响之后,拉上大幕,散去众人,撤空戏台,也不过如此而已。或者,对我来说,只是忙忙碌碌去在几个不同的戏台扮演了不同的角色而已。

或者,正如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我等终不能如甄士隐跟随跛足道人飘然而去,但演完一出,也算是好了了一段时光,且随他去。

这个学校,对我是如此熟悉而又陌生,但他终将再次变得熟悉起来。因为,我不想再离开。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我是一只小小鸟20161009

我曾从这里离开,那时的我,青春年少,恨不得像鸟儿长了翅膀,尽快地飞出去。

最终,我依旧回到了这里!带着一脸沧桑,像一只倦飞的鸟儿,回到了停憩的枝头。

这是我的母校,尽管她已经搬迁到了新的地方,作为母校的唯一标识已经仅仅只有校名和那些曾经的老师们。在这里,或者,在曾经的那里,我曾经做过一个美丽的梦,要像我的老师一样,做一个幸福的老师!也曾经年少轻狂,认为我的老师有着这样那样的不足。

后来,我终于如愿走上了讲台,像我的老师一样拿起了教鞭。但又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原因,让我离开,去编纂那些自以为荣耀的大部头。但离开后,我又不止一次地思恋着和孩子们一起的日子。

从乡村中学到城市中学,路一点点地延伸着,曲曲折折,回望时,脚印似乎就印在那里。尽管数次离开校园,但好在,还有一些东西作为曾经走过的路的记载,永远地留了下来。这使我不至于因为离开孩子们而感觉后悔。就像曾经,我和孩子们一起的快乐时光也会在我和孩子们的记忆里成为永远。当然,这记忆里也有些痛苦与苦涩。

记得曾看过这样一句话: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而这所学校,也必将成为我在不惑之年的又一次选择。我曾飞离,但我最终仍然回来,或许,都因为执念,对当好一个老师的执念。

《孟子·尽心》篇有这样一段话:“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我算不的君子,但能与君子同乐,亦为一大幸事。

不止有此三乐,在这里,南可望三危耸峙,鸣沙静卧,东可观旭日东升,光耀瀚海,西可赏绣壤佳树,北可近城市繁华,夏有绿荫,冬赏瑞雪,一年四季均可听书声琅琅,静心读几本闲书,潜心与众学子共读,实为幸事。乐莫乐兮归去来,就是这里了,不再离开。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校园第二周20161017

一条长长的路,通向鸣沙山和月牙泉,半路上,是敦煌中学,我的新单位。每天去,都在这条路上骑行。

清晨草木染霜,道路两侧的槐树叶子已变得暗黄,九月里开放灿烂的八瓣梅全部萎谢了,曾经五颜六色的花瓣海也变得黯淡,松柏仍保持着青翠的颜色,一路行来,已颇有些凉意。

午时阳光斑驳,经霜的叶子在忽凉忽热之间纷纷凋零,一路零零星星地洒落着,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到让人增加不少惬意,遂放缓了脚踏的频度。

傍晚,下班时太阳已西斜,照着黄的红的绿的叶子也在趁着最后的暖意,贪婪地舒展着,路面上洒下斑驳的影子,一点点微风,就让叶子们扑簌簌地离开了枝头……

不同的时间,远处的山,近旁的树,路边的野花和矮草,都有着不同的色彩和形态。上班时,是向着鸣沙山和月牙泉所在的方向的,可以将城市的喧嚣丢在身后。走了几天,才恍然明白,古人将学校设在远离市廛的临水之处是有讲究的。天子的“辟雍”四面环水,“东序”“成均”“瞽宗”“上庠”各有所学;诸侯的“泮宫”则环绕着半圆的水池。而敦煌中学之所在,虽距离有点远,但也可算作是处于月牙泉环抱之中。若以月牙泉为泮水,则学子远来就读求知,亦正合于古人所说的“游泮”了。

清晨的时候,远远望去,山静静地俯卧着,一带绿树蓊蓊郁郁,也在黑暗里静默着,天色渐白,山和树的边缘也渐渐清晰起来。光线的变幻之间,将掩映在绿树之间的敦煌中学屋宇檐角衬托得愈加高大。

校园里的各色花朵虽经秋霜,但依然艳丽。爬山虎已由深绿变成了深红色的,将带有古典特色的楼宇装点的更加雄伟,楼阙轩宇,连廊厅阁,飞檐翘角,勾心斗角之间,蕴藏着一个深厚的文化积淀。一切,都仿佛在诉说着他曾经经历的沧桑,又在同时焕发着新生的希望,他迎着朝阳的脸上,满是信心,满是希望。

我当年的老师似乎还是旧时模样,只是步态中流露出一点点的沧桑。精气神一点也不输于当年,或者说,更比当年多了一些稳健与成熟。再次见到曾经的可亲可敬的老师,心头已不再是当年学生时代的心态,但依然崇拜,依然敬重。掐指算来,已踏着他们的足迹走过近二十个春秋,尽管其中近三分之一的时间不在讲台之上,但当初的启蒙,都来自他们。如今,再回到校园,也是因为他们。

也看到许许多多如花儿一样美丽而青春的脸庞,他们,正像我当年一样,在这里追寻着自己的梦想。天还没有完全亮起,他们已全部坐在教室里埋头苦读。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下了早读,几乎跑着步奔向餐厅,匆匆吃完再回到课堂里。教室里,我曾经的老师们和许多年轻的我不认识的陌生老师们,早已站在讲台上,准备着和孩子们一起遨游。

骑行在路上,可快可慢,可以观察许多,可以思索许多,譬如生命,譬如工作,譬如孩子。坐在车里,远没有这般惬意,风景从车窗外划过的同时,许许多多的东西也都划过去了。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校园第三周20161103

太阳渐渐向西坠下,金黄的秋叶正在夕阳映照下,在略有凉意的秋风里簌簌作响,棚架上的爬山虎,微微摇摆的叶子更加红艳,仿佛要燃烧了起来一样,和天边红艳的晚霞一起变幻着不同的色彩,在这一切的映衬下,古雅的楼阁更加得辉煌庄严,除了朝阳映照的时候,这也是校园一天里极好的时候。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孩子们正在教室里上晚自习,透过一扇一扇灯火通明的窗户,可以看见孩子们都在埋着头遨游在题海里,老师们在孩子们中间耐心地讲解着。

一天里未完的工作,到这个时候可以暂时放一放了。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读会儿书,发会儿呆,享受着时光慢慢流逝,全身渐渐地沉浸在愈来愈浓重的暮色里……

南面距离并不遥远的地方,是鸣沙山。在暮色里色调也变得极为深重,和山下层层叠叠的树混在一起,不再能分得清楚。

我最喜欢每天里的这个时光,可以让心静一静,想一想这一天,这一月,这一年……每天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心沉静下来,真正的品味属于一个人的时光。孩子们围绕的时候,心里也全是孩子们,课堂有课堂的事儿,课下有课下的事儿。即使回到办公室,也有一大堆的事儿。成堆的作业、试卷都像俯卧着的兽群,在排着队等待着一次抚摸或抚慰。所有的事儿,都仿佛没完没了。

当暮色降临的时候,除了上自习的老师,同事们大多都已回到家了。独自在办公室里,可以偷一会儿闲,所有的事儿都可以先放一放,发发呆,也终于可以从喧嚷中暂时解脱出来,享受安静的时光。

在整日的忙碌之后,能独自一个人,安静,挺好!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敦中月余杂记(随感四篇)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