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2016-12-21 09:11:45|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三只驴子

从前,有三只驴子同住在主人的屋檐下,它们为主人拉车、拉磨、驮运货物,总之,一切驴子该干的事情都得干。

就像森林里找不到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一样,三个驴子各有各的脾性。

驴子甲在大城市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也很聪明,它总是会去找到一些方法,或利用一些工具,用最少的精力把主人安排的活儿干完,至于干得怎么样,姑且不说了。所以驴子甲很得主人青睐。总之,驴子甲活得很轻松,即使它在一旁玩耍,主人也从不责怪他。

驴子乙呢,它从小生活在农村里,它总认为只要踏踏实实干活,主人就会看见。所以,只要我们能看见他的时候,都看见他在埋头干活。当然,他不仅把主人安排的事情干的井井有条,还帮其他两头驴子干一些活,但说实话,主人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一点。他要的只是把活干完就好了,至于是哪头驴子干的,他才不会在乎呢。

再说说驴子丙吧,这是头名副其实的乏驴,拉磨时,它根本不使劲。话说回来,它也根本没什么劲可使。尽管他也曾经在一个农场生活过,但它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力,稍微出一点点汗,它就直叫,说是腰酸背疼。主人买它的时候,原来的主人急于拿到一笔钱,就把它说的天花乱坠。

无论三只驴子有怎样的差异,主人都不会丢弃任何一只驴子,因为他缺不了任何一只驴子,只有三只驴子一起干,那些地里的活才能干完。

三只驴子就那样一天又一天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主人死了,三只驴子被转卖了出去,它们的命运怎样,我不知道。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完美主义的驴子

从前,有一只驴子,作为一只驴子,本来干好自己的活就好了,但它是一个完美主义者,

拉磨时,尽管都蒙着眼睛,但它从来不会去偷懒,也不会趁主人不注意去偷吃粮食。

尽管它只是一只驴子,但它始终觉得自己不只是一只驴子。尽管只是在拉磨,但它也尽量的把每一个圈都转得近乎正圆。那地上的痕迹是如此完美,就连毕加索见了都要大声惊呼呢!

于是,一圈一圈,那个地上正圆的痕迹越来越深,但由于磨杆永远在那个位置,驴子越来越费力。后来,主人发现了这一点,及时垫了土。但没过多长时间,地上又出现了一个完美的正圆。

主人不再耐烦总是垫土,他换了一头驴子。

那个完美的驴子呢?被主人卖到了屠夫的肉坊。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三、狮子与驴子(仿写)

从前有一只小狮子,它在狮子妈妈的庇护下快乐成长。从妈妈那里,它学会了许多捕杀动物的技巧,倒在它利爪之下的动物已不计其数,比如羚羊啦、斑马啦,甚至还有一头凶猛的水牛……

有一天,它们来到了一片草原,草原上生活着一群驴子,驴子从来没有见过狮子,都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驴子趾高气扬地走上前来,挑衅地看着狮子,并说:我要打败你!

小狮子跃跃欲试,但狮子妈妈拦住了它,不屑一顾地看了驴子一眼,就带着小狮子离开了。

走出很远以后,小狮子不解地问:妈妈,要咬断驴子的喉咙,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更何况,还有你在旁边呢!

狮子妈妈笑了笑,说:孩子,你饿吗?

小狮子一脸疑惑:我们早餐刚刚吃过一只斑马,怎么会饿呢?

狮子妈妈接着说:孩子,永远记住,你是一只狮子。狮子只有在捕食的时候才会去猎杀!和一只驴子做无谓的争斗,即使赢了,人们也会嘲笑你,说,看,那就是和疯驴子争斗的狮子!

小狮子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四、同样的驴子

驴子甲很郁闷,尽管它只是一只驴子,和驴圈中的其他驴子一模一样。

每当有活可干时(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活都是驴子能干的),它立即走上前去,自个儿就干了。

不论是什么活,驴子甲认为做一只驴子就应该尽好驴子的本分,它使尽了所有的力气,但一只驴子能有多大力气呢?论起耕地,它永远都比不上一头牛;论起过沙漠,它远不如骆驼;论起长途跋涉,它又不如一匹马;想到这些,它很自卑,但它仍使尽自己所有的劲去干好驴子的本分。

别的驴子呢,才不会像它一样傻呢!它们看起来也在使劲,但比起驴子甲,它们只抵得上一半儿,更何况,它们才不愿意每天累得筋疲力尽呢!在主人眼里,这点差异怎么能看得出来,毕竟,这只是一群驴而已嘛!驴子和驴子哪有什么分别?只要能拉车拉磨,就行了。一只驴不行,就来两只,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让驴子甲很郁闷,但郁闷归郁闷,它每天仍是认认真真的尽着驴子的本分。

后来,主人买来了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无论是什么活,无论是重还是轻,都能拿下来。

于是,驴子们清闲了下来,驴子甲闲不住,它知道,一旦失去利用的价值,它们的末日也就到来了,它使劲地劝说其他驴子找活干或是齐心协力逃出驴圈去,但没有一个驴子听它的,本来嘛,大家伙儿平日本就很看不惯它,就你会显摆,那就接着一个人去显摆吧。驴子甲最后只好沉默了。

很快,主人就不愿意再为这群驴子付出昂贵的草料钱了,他把这群驴子一股脑儿卖到了屠宰场,尽管他颇带着不舍地多看了驴子甲两眼(当然,谁知道呢?这也可能是驴子甲的一厢情愿)。很快,驴子们都变成了一堆堆鲜美的驴肉,再也分不出驴子甲,或是驴子乙。很快,这些驴肉被烹饪上桌了。

食客们拿起筷子,拣起盘中美味的驴肉,他们只尝出了其中有几块特别筋道,特别有嚼头;有几块肉则松松垮垮,嚼在嘴里很不得劲,但谁会去区分这差别呢?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谈……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驴子的故事(续四章)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