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2016-12-25 23:26:11|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之眼

夜幕降临的时候,整个城市灯火次第亮了起来。一个又一个小方格子里透出温暖。不经意透过那些没有拉上窗帘的格子,你会看见或幸福或悲伤或五味杂陈的人生百态。

一大家子,老少同堂,正围坐在一起吃晚饭,老人一直忙着给小孙子喂菜,而一旁的儿媳或是女儿也把煮好的菜夹到老人盘里……

另一个格子里,电视画面变换的光时不时照亮偌大的房间,一个老人坐在沙发上睡照了,桌上做好的菜纹丝未动……

一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妻子正夹起刚做好的菜喂给身旁的丈夫,两人脸上都带着甜蜜……

另一个格子里,一对夫妻正撕扯在一起,面目狰狞,幼小的孩子在一旁吓得直哭……

……

我常常想,如果那个造物主真的存在,就像杰克·伦敦小说里说的,当他偶尔掀开哪一个房顶,将目光投注下来,看见这一个又一个小盒子里的秘密,看见人们的那些小心机、小幸福、小快乐、小悲伤……他该是怎样的表情呢?当然。他早已司空见惯了,所以早就习以为常了。至多,不过就像是我们偶尔在田野里掀开了一块大石头,而将巢筑在下面的蝼蚁们仍浑然不知地忙碌着,并没有察觉到掀开屋顶的那只手以及在空中注视的那起双眼。

假如,这个观察者并不只是像法布尔一样的观察者,而是一个淘气顽皮无聊透顶的熊孩子,那么,蝼蚁们的灭顶之灾就这样无声无息毫无征兆地开始了,熊孩子掏出小鸡鸡,对准蝼蚁窝,转瞬间,洪水横流,多年苦心营造的城池高楼土崩瓦解;转瞬间,屋倒梁塌,许多蝼蚁或命丧黄泉或家破人亡或妻离子散;转瞬间,一世忙碌辛苦积累的一切都付之流水;再假如,这时的蝼蚁群中有个睿智的诗人,它该如何感叹?或者它看见了这灾难的始作俑者,正看着他的“杰作”兴趣盎然,它又该如何感叹?

会不会有这样的假如?会不会我们也像蝼蚁一样浑然不知那个冥冥中注视之眼的所有者,到底是一个慈爱的天父还是一个淘气包?甚至到底会不会有这样的观察者?如果真的有,他在看到我们的那些小阴谋、小诡计、小得意、小苦闷时,会是怎样的反应?漠然、哀悯、毫不在意、伸出援手还是只观察并忠实记录而不加干涉?

又或者,上帝有无数多个!正像人类之于蝼蚁。上帝匆匆着自己的生活,根本无暇顾及我们。也正像我们匆匆着自己的生活,根本无暇顾及蝼蚁一样。

每一个小格子里,都有些无数的悲愁与欢乐;每一份小悲愁、小欢乐,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曾经存在的明证,尽管并没有人会去记录这些鸡毛蒜皮的故事,也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但对于生活在这小格子里的蝼蚁来说,这就是生活本身,日复一日的生活就是这样!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如果站在上帝的视角看世界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