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老去的城市记忆——2016年05月11日  

2016-05-11 17:55:17|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去的城市记忆

每天上下班,经过沙州乐园,都会看到一簇一簇的老人,聚坐在一起,或打着牛九牌,悠然自得,或家长里短,唠着嗑谝着闲传,或慢悠悠地打着太极,一招一式颇有大家风范……阳光或从东面或从西面照射过来,暖暖的,映照着老人们刻满岁月沧桑的脸。有些虽老态龙钟却仍精神矍铄,有些满头银发却仍谈笑风生,有些步履蹒跚却仍努力挪动着脚步,有些拄着拐杖坐着轮椅静静地看日升日落,也有一些,孤独地一个人坐在一旁,任晨暮的凉风吹拂着沟壑纵横的面颊……但不论在哪个角落,阳光都透过树叶的间隙,均匀地洒在他们脸上身上,坐着的地方。天色渐渐暗去的时候,老人们或柱起拐杖,或折起小板凳,起身回家。

每天经过,便免不了会听到他们的只言片语,这些话语免不了对过去时光的缅怀。譬如大佛寺曾经的庙会,譬如山西会馆曾经的辉煌,譬如金花庙曾经的灵验,譬如乡里隅坊那些曾经的庙宇……许多名字,我听起来是那么陌生,但却又如此吸引着我。偶尔,时间宽裕,我会停下脚步,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谛听或者说是偷听他们述说这座城市的曾经。

敦煌城原来没有这么大,也有城墙、鼓楼、衙署,庙宇特别多。城里且不说了,光是城西,就曾经有“一里五个庙,三步两道桥”的名胜(五个庙是城西金花庙、西云观、龙王庙、太阳宫、永昌庙),五座庙宇相隔不远,党河水潺潺流过,绿杨垂柳成荫,四野绣壤如织,古城残垣断壁,白马塔塔铃声声,令游者叹为观止。

雍正迁户以来,在敦煌这样一个生活条件艰难、环境相对封闭的特殊地方,迁来户民遂广塑神像,兴修庙宇,以祈求五谷丰登,袪病禳灾,保佑合家平安。从与农业生产方面来看,这些神、庙都与农业生产紧密有关,敦煌绿洲农业生产主要靠党河水灌溉,还要和风沙、严寒、干旱、虫灾等作长期不懈的斗争。在科技水平相对较低的时代,人们便寄希望于各种神祇,大量供神、修庙,例如直接与农业生产相关的管雨水的龙王,管行雷的雷祖、辛天君,管庄稼丰收的牛王、马祖、山神、土地,管虫害的虫王等都当作主神来供奉。还有间接为农业丰收提供人力资源、确保人畜兴旺的火神、财神、三官、地母、文昌、功曹、老君、药王以及与妇女有关的菩萨、送子娘娘、催生娘娘等。从儒、释、道及各种传统神仙互相渗透的方面来看,一庙之中,常供奉数神,佛道两教的神祇相安共处。如大佛寺,正殿是大雄宝殿,供如来佛,而中间却巍然矗立一座两层的木结构的玉皇阁,再向下两厢房却又供奉送子娘娘。且香火远远胜过正殿的如来佛祖。地藏寺供奉佛教的地藏王菩萨,东厢房却供着道教的四值功曹。城隍庙供奉城隍,其下属却又是佛教的牛头、马面、十殿阎君,以及佛教教义中的十八层地狱等。另外,各类行业、地方的人们出于不同的需要供奉着不同的神祇,土木建筑行业之神是鲁班,建庙祭祀,行会议事、订行规工价、师傅收徒,都在神师殿中进行。淘金人供奉太上老君,屠宰行供奉张飞、医药行供奉药王孙思邈,县仓仓廒供奉为修仓廒而殒命的刘猛将军。戏子里的艺人供奉庄王爷(据说后唐庄宗李存勖,曾在后宫梨园亲自扮演角色粉墨登场)。百业皆有自己的或共同的守护神,一部分是原有神灵职业化,另一部分是历史人物神灵化,敬祭的目的是保佑本行业发达兴盛。此外,兰州坊人自兰州迁移而来,便在其聚居地修建金花庙供奉金花仙姑;秦州坊为城隍爷修建行宫;山西商人修建山西会馆(俗称北老爷庙),陕西商人修建乾州庙,这些庙宇同时还兼带有同乡会的性质,遇到节日同乡聚会或外来同乡可为之提供食宿方便。各个大庙都修的比较雄伟,大门进去有左右厢房,中间有过殿,供奉土地、山神、娘娘等神像。穿过过厅,上方是正殿,四梁八柱,飞檐斗拱,雕梁画柱,各有千秋。大门外对面修有戏台,备年节演戏过庙会之用。

敦煌近代一些寺庙在政治上、经济上都有很大的实力。每逢修庙请神都有大小地方官大力支持,并动员各商号和富户全力配合。每逢庙会,由隅坊头面人物出面,让乡民捐助油、面、钱物等,除付给演戏费用外,还购置香、蜡、表、纸,下余钱物由会首做主,杀羊、蒸馍,操办者们大吃一顿算是结束,乡民们暗地里将这些操办人员称“吃庙天尊”。这样的大庙有泾州庙、渭源庙、卫户庙、武威庙、镇番庙、东高台庙、古浪庙等。

听久了,不仅知道了这些,还会知道原来敦煌中学的院落里曾经有一座文昌宫、魁星楼,还会知道月牙泉的那些曾经的庙宇被拆除时的诸多细节,还会知道原来遍布城乡的学校或者乡镇政府驻地,都曾经是一座或大或小的庙宇,里面曾经“后面泥神端坐,前面学生上课”。当然,还不止这些,还会听到许许多多人生的感慨,做学问做人的体悟……这不仅大大丰富了我对这座城市的记忆积淀,也对人生多了几分达观和从容。

我常常想,这些老人的记忆承载着这座城市的过去,他们曾经为这座城市今天的辉煌与发展付出了青春,他们每个人都曾将自己的命运与这座城市紧紧连在一起,经历过这座城市的曾经,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要多停下脚步,和他们唠会儿嗑谝会儿闲传,将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可我总没有时间,于是,就像看秋天的叶子凋零,那一树的绚烂慢慢消失。来年春天,叶子会重新长出来,但那必将是一群不同的叶子。

是的,老人们像秋天的叶子一样慢慢凋零,那些关于曾经存在过的记忆也在一点点飘散,最终,将没有人再知道,高楼大厦崛起的地方曾经有过一座寄托着无数人希望与祷告的庙宇,没有人再记得,那些地名背后的故事。等我老了,是不是也会坐在这里,和一些老头老太太谈起曾经,但我们所谈的必将和他们所谈的有着极多的不同……

 2016年05月11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2016年05月11日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