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在青山影在波

想雪泥飞鸿,蜉蝣寄世,蜗角营营,苦乐何事?对半壁书,煮一壶茶,闲看云卷花开

 
 
 

日志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2017-03-04 09:34:19|  分类: 沙州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二月二刚过,与朋友小聚,闲谈间说起二月二吃了母亲做的羊头煮麦子,很是自得。

这份自得源自于内心的骄傲,一是母亲身体尚属康健,娘健健康康的,家就始终洋溢着一份快乐与幸福;二是母亲做的羊头煮麦子其美味程度无人能比(尽管这只是我自己或者我们家人的想法),自然,母亲的厨艺在村子里向来是为人所称道的。只要回到乡村里的家,母亲总能变着法儿做出各种美味来,逢过节时更不用说了。

因为这份自得,每一个节日都有了盼望的理由。每年即使距离二月二还远,味蕾里早就被那股记忆中熟悉的味道占据了。

一起的几个朋友都是一脸诧异!羊头煮麦子!?怎么做的?好吃吗?现在轮到我诧异了。在这小小的敦煌,居然有许多人不知道这美味的存在!

不过,想想就明白了,若向上追溯,敦煌本来就很少真正意义上的原住民,基本上都是清代雍正年间以及以后的日子里自甘肃五十六州县移来的民众。老话说,三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所以,风俗上也有着细微的差异。那些对这美味一无所知的自然无我这样的口福了!

其实,也并不是从小就在这个节日里吃羊头煮麦子的。农村的习俗总是能够物尽其用。小时候,家里养着几头猪,每到过年前,都肯定要杀年猪的,羊倒似乎要少一些。无论是杀了猪还是羊,头蹄下水(肚肠)之类的都必定要放到二月二才烹制。旧时没有冰箱,宰杀了猪羊一类的,就只是放在不生火不住人的冷房子里,任其在冬日寒冷的空气里自然保存。二月二一过,天气渐渐变暖,这些肉食就无法再保存下去。于是,就在这个节日里,一家人聚在一起,热热火火地享用这美味了!这最后一顿带有极大油水的丰盛肉食吃完,就该“抬头”,忙碌春耕了。用各种不同的食物来提醒人们不同农时的到来,这恐怕是以农业为主的传统中华文化极富特色的一部分了!

查询一下相关记载,这样说道:二月初二,民间传说是龙抬头的日子,也称为“春龙节”。宋代苏轼所著《仇池笔记》中曾记录了一个故事,王中令(即王金斌,后唐时太正人,宋初官拜安国军节度,死后加封中书令)平定巴蜀之后,甚感饥饿,于是闯入一乡村小庙,却遇上了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和尚。王中令大怒,欲斩之,哪知和尚全无惧色,王中令很奇怪,转而向他讨食。不多时,和尚献上了一盘“蒸猪头”,并为此赋诗曰,“嘴长毛短浅含膘,久向山中食药苗。蒸时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汀,熟软真堪玉箸挑。若无毛根来比并,毡根自合吃藤条。”王中令吃着蒸猪头,听着风趣别致的“猪头诗”,甚是高兴,于是封那和尚为“紫衣法师”。看来,猪头不仅是一道佳肴,而且也是转危为安、平步青云的吉祥标志。

依据这记载,小时候在二月二这一天吃到猪头肉的习俗渊源倒是很深厚的。不知何时,农村开始不养猪了,羊多了起来。于是,羊头煮麦子就占了主流了。

羊头煮麦子很美味,但做起来却很费一番周折,在这中间,母亲是最辛苦的。

母亲前一天下午就早早开始准备了,燎羊头羊蹄,烫肚肠。没有足够的耐心,这活真不好干。母亲先拿着羊头羊蹄在炉火里翻转着燎去毛,再在火炉里烧红了炉棍,将羊头羊蹄上难以用大火燎尽的细毛一点点燎干净,直到羊头羊蹄的毛全都燎净,皮色变得金黄(当然,免不了有些地方会变得焦黑)。砸去羊蹄上的硬壳,泡在水里洗啊洗啊!肚肠更是要翻来覆去地用碱水洗很多遍,去除难闻的臭味。之后,还要将大约半脸盆麦子筛尽洗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天早已黑了很久了。

晚上,母亲将泡洗干净的羊头羊蹄以及肚肠以及生姜片等下了锅,加上足够的水,放在火炉上开始煮。看差不多时,不用再管,炉子中的余火会将那一锅美食煮着熬着,整整一夜,那香味(说实话,不完全是香味)满溢在我们的梦里!

第二天早晨,被窝里的我们早已等不及,母亲也早已生好火,锅再次沸腾起来,香味再次溢满了屋子。当然,母亲会将已经煮烂的羊蹄给我们先大快朵颐,解解馋。煮烂的肉都捞了出来,晾一阵后,把羊头表面上的肉都要撕下来,与羊肚之类一起切成块。

母亲始终没有闲着的功夫,捞出肉的当儿,她已将洗好的半盆麦子倒进汤锅里,房间里早已热火了起来,肉香、麦香一起变得更加浓酽了。

麦子们在汤锅里上下翻滚着,汤汁逐渐变成了浓浓的乳白色。等麦子煮烂,也快到了吃饭的点儿了。偶尔的,母亲会切些萝卜片放进去一起再煮一会儿,父亲最爱吃,小时候的我们则不喜欢吃那样煮出来的萝卜片。母亲将切成块的羊头肉、肚子等一起放进锅里,稠稠的舀上一碗,放上切好的葱花,我们便开始吃的满嘴满手都是香喷喷的了。羊脑壳呢,那可是大人的专利,母亲说:小孩子不能吃羊脑子,吃了会变笨。当然,那脑壳在小时候的我们眼里,很是恐怖,自然不敢吃了。于是,我们便看着父亲吃,父亲会掏出脑壳里一整团的脑子,撒上盐,还有眼珠子,吃的很是香甜。父亲老了,那羊脑壳便传递到了我手里,常常是父亲一半,我一半,我也像父亲一样吃的香甜。

小时候,吃完了这顿,往往要等好久才能在吃到肉。即使现在几乎每天都吃着肉,也还是盼望二月二,能和父母坐在热炕头上,一起吃羊头煮麦子!

年年燎羊头洗肚子的母亲渐渐老了,手劲再也没有那么大了,但每年仍会煮出一锅香喷喷的羊头麦子。祈愿母亲永远健健康康的!因为,只有她,才能做出这样美味的带着浓酽幸福味道的羊头煮麦子!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二月二,羊头煮麦子 - 被风吹过的夏天 - 月在青山影在波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